伐隋 第十章:豪言

小说:伐隋 作者:崇阳铁剑 更新时间:2020-01-08 23:39:43 源网站:新八一中文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怀宁城曾因一篇乐府诗而名扬天下。但其城池规模却不大,只有两座城门,顷刻间就被黑压压的隋军围得严严实实。

  呜呜呜!号角长鸣,接着就是一架架云梯搭上城头,每隔一个箭垛口就有一队士卒嚎叫着向上爬。由于双方都是出自流民军,并无弓箭和投石机等远程打击武器,所以很快厮杀就进入白热化状态。

  城头陆续燃起多处火光,鲜血染红了青石砖墙。刀劈和盾撞声犹如闷雷一般在四下滚动,使得有城墙优势的仁勇营和苗海潮部士卒都颇为紧张。

  “杀!”刘泗从接手城防一来,一个上午,就连续杀退了隋军七次扑城。其中两次赵元奴麾下悍将已经功上城头,都是他带着兄弟们将之打压下去。

  每遇危险,吴铁头就带着三十余个卫士跟着刘泗抡起大刀冲杀。这些卫士都是农家子弟出身,不缺力气,再加上配备了三层鱼鳞甲和百炼钢刀,故而所向披靡。

  此是练成一支强军的必由之路。直到晌午十分,双方都疲了,才各自撤兵。

  不顾一身血污,刘泗在城头吃了顿干粮,安排将士分批歇息。

  倚着城墙,不由思虑万千,大名鼎鼎的李三娘突现此地,李唐的起兵之日还有多久?苗海潮真的死了吗?

  王蒙和孙小石的援军能否如期抵达?出征之前,他就知晓不能将希望寄托在晋州城里的义军上,故而早存了锻炼府兵的意图。

  一万八千府兵,配以长矛,只要不全军覆没,总会涌现几个勇武之士。这是乱世将才出现的必由之路,猛将多拔于行伍。

  手按宝刀,目光却不住打量着城内外预防出现变故。自强者,天助之。

  ………………

  柴绍出身并州临汾柴氏,虽不属于关陇门阀,却也是富甲天下的大豪。其祖父柴烈,初为商人,因不堪官宦欺凌,随投军入伍,凭借善于筹措军资积功升为周朝骠骑大将军,历任刺史四品高官。其父柴慎,凭借黑白两道关系二十年间极大地扩展了柴氏家业,跃升为隋朝第一富豪,更托关系把柴绍送入天子禁卫军中当千牛备历练。及后,大业天子杨广倒施逆行,柴绍就辞官归家,偶然结识了李家二公子,又举百万贯家资为贺礼,得以与李氏三娘子李秀宁结亲。

  在柴绍看来,李氏一门父子皆是英豪人物,正是奇货可居。吕不韦做的,柴氏一样做的。更何况,李三娘生的精灵俊秀,直爽率真,集温柔与雄才大略为一体,实乃氏不可多得的良配。

  只可惜李秀宁心气高傲,瞧不起靠家财贿赂定亲的柴绍,让他吃了不少苦头。此番,李氏起兵在即,唯独昏君手中的二十万骁果禁军不可小觑,唐国公李渊只得派出女儿联络各路豪杰攻击昏君。

  江淮义军杜伏威则是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环,故而柴绍献计从控制苗海潮入手,携裹一部分义军影响杜伏威的用兵方略,至于找人替代则是备用策略。

  “丝~”伤口的痛让柴绍对刘泗的恨更加深重,暗下决心一定寻机会宰了那卑贱小儿。城头血战连连,城内一处大宅里,却是歌舞升平。

  十八名胡姬以锣鼓,丝竹和琵琶为乐器,或持紫檀或拿象牙,腰肢轻柔踩着鼓点飞速起舞,婉转低唱,时而高亢,时而轻柔,在若有若无中转换,袅袅不绝。

  一曲《苏幕遮》,声色俱佳。

  柴绍及麾下仆从频频点头称赏,快活地置酒吃菜,猜枚划拳,美人在怀,只留少数人照看盔甲和马匹,也不去关注城头的杀声和火光,巴不得刘泗那伙贱民战死城头。

  倒是城里幸存的百姓,被杀声惊得不安,时不时有壮年子弟,被征调上城头搬运器械,使家人担忧揪心。

  怀宁城里本来就有不少流民和残兵,这最近又涌入了苗海潮的义军三千多人,街道上更加混乱。战事一起,有不少流氓地否结队抢劫,欺压良善。不时有女人们大呼求饶,爱好哭泣。

  朱门酒肉臭,路有枉死骨。

  李秀宁看不惯柴绍的作风,就带了侍女红拂及马三宝和向善治两个护卫到街头查看城内状况。沿途状况让她不由皱眉,正要发作。

  前方杀生突然响起,只听有个年轻火爆的声音大叫道:“刘将军有令,作乱者斩!”

  却是仁勇营的小队长田立三带着十名兵丁巡逻街市,见到那些地痞流氓拔刀就杀,转眼就平息了两条街道的混乱。

  “杀人者,斩!伤人者,斩!坐盗掳掠者,斩!”田立三喝令本地的青年六七个大声宣告刘泗的三斩法令。

  “三哥,三哥,刘将军能打赢朝廷兵马吗?”一个本地青年喊过后问道。

  田立三傲然道:“废话,朝廷兵马算个鸟。我家将军就说,打了胜仗,就给俺们分地分婆娘。所以大伙万众一心,才不怕官军。小子,我问你,是想继续受朝廷恶官欺压,还是愿意追随刘将军分地分婆娘?”

  那本地青年虽是第一次听到可也被美好前景吸引,断然道:“当然是跟着刘将军打仗,分地分婆娘!”

  “啪!”田立三打了那小子一下,训斥道:“瞎嚷嚷什么,快喊三斩法令,将军有令,城内乱不得,稳定城内百姓才守得住。”

  “得令!“那帮本地小伙子们更加卖力的宣扬着刘泗战时法令。

  亲眼看着城内混乱被迅速的平定下去,李秀宁不由对刘泗起了好奇之心。

  “主上,那厮好狠辣的手段,不过他这一整顿,怀宁县倒是无忧了。”马三宝啐了口唾沫评论道。

  “粗坯一个,他哪来的地和女人分给那些大头兵?收买军心而已。照我看,还不是要靠抢。”向至善抱着刀不屑道。

  “乱世当用重典。红拂女,我们走,去城头会会他。”李秀宁突然向城头走去。

  侍女红拂因精通剑术,也寸步不离的跟着。

  马三宝和向至善连忙赶上扈从。

  ……………………

  南城头,刘泗正闭目假寐,忽听小妹云朵道:“哥哥醒了么,李三娘来寻你。”

  “还没呢,让她等着。”那是周大牛憨厚的声音。

  刘泗皱了皱眉,抹去眼角的睡意,起身道:“大牛,小妹,我在这儿,让他们过来。”

  不久,李秀宁等一行就到了城头。

  再次相见,李秀宁对刘泗多了几分看中,先行了一礼,轻声道:“刘将军,有礼了。”

  由于摸不清对方意图,刘泗回礼之余单刀直入道:“三娘子娇贵之躯,来此何事?城头厮杀之地,若有一点损伤,那可不美。”

  李秀宁知道双方还未建立信任,也不多说,只瞧了刘云朵一眼,反问道:“谁说女子就上不得战场?这位小妹子不是也在吗?”

  刘泗听了,片刻,长长地叹了口气,道:“三娘子,我知道你不是寻常女子,既然来了就随你。至于我小妹,实话说,她在我身边才能保证安全。”

  随后又对刘云朵,安慰道:“小妹,是哥哥不好,让你跟着经历腥风血雨,你先跟在三娘子身边吧。”

  刘云朵坚强道:“哥哥,自从爹娘和大哥二哥不在后,我,我就不怕了。”

  她那怯生生而又倔强的模样,让刘泗更加心疼,不由猛地方言道:“好,云朵真懂事!哥哥发誓打下一个太平世界,让你当一个幸福的公主!”

  此言一出,周大牛和刘云朵等几个不知公主为何物,倒还平静。

  李秀宁一行倒是被震得不轻,不待下属发话。李秀宁猛然上前,瞧着刘泗道:“将军好大的志向,不知道你想打下一个什么样的太平世界?”

  刘泗这才发现口误,又不愿意弱了气势,就硬着道:“自然是为万世开太平。量天下之田,使天下人同耕。发天下之财,使家家都富足。”

  见李秀宁惊异的目光,大为得意,继续道:“刘备,曹操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他自负有重生天命在,说话从容自得,带着一种天经地义的自信。

  “嗤~~”红拂女轻笑,道:“曹操和刘备互为对头,他们可没有一统天下。顺便告诉你,一统三国的是司马氏的晋朝。”

  刘泗可怜的历史知识让他大丢面子,却不敢认输,冲着在场所有人说道:“司马懿算什么东西?不过是欺负人家孤儿寡母。要我说,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我今天就不防告诉你们,只要我们义军兄弟能效仿曹操的用兵,刘备的爱民,何愁天下不定?大牛,还有苗宗信,你们都给我听着,日后回去找王书佐学习兵法,谁也不准偷懒。将来打仗用得上,今后再跟官军打仗,我们也要懂兵法!滚吧!现在都滚回其带各自的营弟兄们,加强防备。老子今天不话撂在这儿,等打下了太平世界,咱们富贵同享!!”

  “是!是!”周大牛和苗海潮的侄子苗宗信齐声答应,站起身,大步离开沿着城头加强戒备。

  因为赌气的缘故,刘泗发了一通豪言,发觉李秀宁看他的目光有些异样,才警觉过来。

  “坏了,光顾着装十三,把她身份给忘了。”先是愣了愣,继而在美女面前竭力收拢思绪,避免在出错。

  “红拂,不可造次。” 李秀宁止住红拂,反而对刘泗道:“小妹可以叫你英杰兄吗?实不相瞒,秀宁虽身为女子,可也想见识一番战场风采呢。”

  “自然可以。秀宁请。”怀着几分警惕,刘泗赶忙转身,在前面引路,一手按刀,身体挺的如标枪一般昂扬。

  亲兵周六子护着刘云朵相随,李秀宁这边红拂女,马三宝和向至善也略微落后的跟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诺基亚小说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伐隋,伐隋最新章节,伐隋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