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隋 第十二章:练刀

小说:伐隋 作者:崇阳铁剑 更新时间:2020-01-08 23:39:43 源网站:新八一中文
  接下来连续五六天,城外隋军都是稍微攻几轮就草草收兵,显然是在酝酿着阴谋诡计。

  刘泗则趁机练兵,将手下的仁勇营和苗部军队,按后世军姿和队列这两项训练。其他行进停止和冲杀相互配合之类,全以旗鼓为号。纵然战力未必有进步,但乍看上去,却有种令行禁止的味道。

  一面练兵,一面学练武技。

  李秀宁也被练兵变化吸引,带着红拂女,在马三宝和向至善扈从下来到方阵跟前。东看看,西瞧瞧,羡慕异常,恨不得自己就是主将。

  “这就是你训练出来的士卒?”向至善有些难以置信,他是在山西义军中混过的,知道所谓的义军最欠缺的就是纪律和阵列。

  “那还有假!三娘子的教诲岂能没有效果?”红拂女认为是李秀宁指点之功。

  马三宝同样觉得不可思议,从前他在柴家私兵教场接受训练,学得也只是个人武艺,一招一式对练,却不曾重视过阵法。如今看来,这些士卒虽然尚显稚嫩,但只需打上几场胜仗就会远远超过柴氏私家兵马。

  “多谢秀宁指点,令行禁止之言,某绝不敢忘。“刘泗郑重向对方致谢。

  难得遇到一见如故的知己。

  李秀宁笑起来眼如月牙,兴致忽起,提起龙泉宝剑,指着刘泗道:“英杰兄,练兵之道你已初窥门径,想再进一步就得到战场磨炼。现在,可敢比一比武艺?”

  她今日作男装打扮,一身雪白武士服,面如冠玉,更显俊俏。

  “秀宁有意,自无不可,请。”刘泗让周大牛暂代训练,然后同李秀宁一行来到临时居住的大宅庭院里。亲兵周六子等在旁观看。

  锵!李秀宁龙泉剑出鞘先攻,剑走轻灵,势若飞鸟,寒光四射。

  刘泗拔刀格挡,大夏龙雀青光绽放,霸烈不减,与之相抗。

  刀法之妙,在于霸。我李氏先祖曾在《用兵九略》中言:“夫刀者,百兵之胆也。须得招式沉猛有力,大开大阖,让敌手避无可避。若是骑战,则要借以马力,勇往直前,才能斩将夺旗,克敌制胜。”

  李氏祖上李虎,以黑虎七杀刀法扬名,每临战,常横刀立马,万军辟易。从一介流民被周朝皇室封为第一代唐国公,八国柱之首。

  叮叮叮!刀来剑往,李秀宁不断指导刘泗刀法。

  待一套刀法武技教罢,李秀宁叮嘱道:“英杰兄,你力气大于常人,又有上古神器大夏龙雀在手,只需勤练刀法招式,来日在战场上当不输于任何勇将。”

  “某省得。”刘泗更觉李秀宁善解人意,用心练刀。

  “向至善,去陪刘兄练刀。”

  “遵命!”向至善下场。

  当!当!双刀争锋,各显其能。第二轮罢,门外间忽然信使到来,说有急事请三娘子回去定夺。

  “英杰兄,小妹有事告辞,改日咱们再会。”李秀宁就要离开。

  “慢着!秀宁,我有一个礼物送给你。”刘泗叫住她,奔回里屋,取出一柄折扇,当场执笔题诗一首曰:“为家奔波不惜身,关山万里任横行。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壁上鸣。——赠秀宁。”

  “秀宁教我刀法,无一为报,此扇就作个小礼物,请笑纳。”刘泗诚恳道。

  他只记得末尾两句诗乃是民国一位奇女子所做,倘若李秀宁生于后世想必亦有豪侠之风。

  “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壁上鸣。”李秀宁接过折扇,读罢为之神往。良久,才起身告辞,但对刘泗的态度却亲近不少。

  瞧着李秀宁一行离去后,刘泗转身吩咐:“去把田立三给我叫来,我有事问他。”

  周六应命而出。

  …………………………

  城外隋军大营。

  隶属于瓦岗的使者郑潜安和庐江郡长史一同走近。首先驶入的便是二十辆马拉的大车,一队士兵跟在车后。监军突然来到,再加上郑先生的许诺,赵元奴虽不大情愿还是亲自出迎。

  车队以驶入军营垓心,就有车夫上前勒住马匹,掀开篷布,露出一车车的官制良弓。

  郑潜安上前,对弓箭清点一番后,说道:“赵将军,你看,弓箭给你备齐了。要试上一试否?”

  赵元奴挑出一个擅射士卒上前,弯弓搭箭,弓弦一阵,嗖嗖地两声只听得箭矢破空之声,两枝箭如闪电一般疾射而出,直达百步开外。

  果然是好弓!

  此时,观看者欢声雷动。只见赵元奴得意道:“有投石机和劲弓掩护,再以精卒冲锋,怀宁城指日可下!”

  郑潜安捻了捻须,微笑道:“不差在一时,将军可以先挑选五百壮士练习射艺,日夜操练,组成一支弓箭营。”说到这面色一沉,道:“半月后,破城!”

  赵元奴不乐意道:“为何还要等?”

  郑潜安目露贪色道:“我要捉一个人,李渊的女儿,啧啧,要是落到我手里…………”

  那庐江郡长史兼监军也开口道:“宋鹰扬有令:怀宁城暂时围而不攻,等杜伏威上钩。”

  赵元奴闷声道:“末将得令。”

  ……………………………………………………

  当刘泗和赵元奴在怀宁县对峙的时候,从庐江郡出发的宋颢却抛下大军出现在瓜州渡口,在百余亲兵护卫下牵马登船往江都城行去。

  后世白居易有诗云: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头。吴山点点愁。

  快船在奔腾的、浩瀚的、夜色沉沉的大江上像一条大鱼横渡,很快就抵达对岸。一些早有准备的巡逻士卒举着火把在岸上接应。

  兼任庐江通守和鹰扬郎将的宋颢,卓立船头,胸怀万丈。从去年三月份大贼杜伏威南下以来,他力主剿杀,上书天子在庐江建立鹰扬府,收拢士绅之心,历经苦战,终于得立足。如今天下放乱,正是英雄奋起之时。

  他本拟一举打垮杜伏威,然后入主中枢,效仿陈霸先为江左之冠。然而自龙舟入江都,国事日难,杜伏威挥师渡江,天子杨广一反常态,不但没有准许他,反而发来密诏,让他入行宫奏对,别做安排。另外派皇孙杨桐遥领他的鹰扬郎将职务。越王杨桐当下在东都洛阳坐镇,根本不可能赶来接任。天子使者北渡,三番急催,皇帝还派人赐下一支节杖,叫他星夜来江都,议定国家大事。

  江左之冠:陈霸先从一介参军讨平侯景乱步入政坛,后整合江左各方势力,夺梁立陈,后世称为陈武帝,冠绝江东。

  宋颢是江南士族出身,历任文官,在杨广还是晋王时就追随了,是谓潜邸元臣。

  可惜,在许国公宇文述当权以后,就屡遭贬谪,才干难以施展。

  他不止一次想到十年不得升迁之苦,就对宇文阀充满仇恨。目前既然是天子相招,托以重任,他只好暂时放下了进兵的念头,轻车简从入见。从瓜洲渡过江后,就领亲随掩藏行迹,然后绕道京口直趋江都。路过京口刘寄奴故居时上前致祭,跪在地上哽咽地立誓说:“不肖子孙来告,若能仰仗祖宗之灵,灭贼立功,复我大业,以雪子孙之耻。某即肝脑涂地,亦所甘心!”

  注:刘寄奴,大号刘裕,京口人。在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的年代,奋起寒微,十年之间南征北讨,所向无敌。后,灭晋建宋,北伐中原,收复关中,若非天不假年,几乎有一统天下之能。自古以来,北伐大胜者,只有刘裕和日后的明太祖朱元璋两人耳!

  宋人辛弃疾有词赞曰:“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酉时三刻,宋颢在天子密使接应下进入江都,一路上见骁果禁军甲胄森严,他特意叮嘱次子宋刚说:“天子降诏,为父入城觐见。你居于城外,好生安抚亲随,不可招惹是非,待吾归来再定行至。”

  “谨遵父亲教诲。”

  …………………………………………

  宋颢原以为进了行宫就能见到天子,不想先见到的却是左丞相虞世基。行宫文华殿里,虞世基先使人招待宋颢坐下,半晌才问道:“远达兄,如果皇上和宇文化及问到你对剿灭江左群贼如何用兵,贤弟将如何回答?”

  宋颢从座塌上站起来,按住佩剑柄说:“我宋某深受国恩,自当勠力剿贼。今日贼兵袭扰江都,臣只需出动鹰扬府兵马足矣,半月之内必奏凯歌!”

  宋颢表字远达,江左余杭人,同虞世基是半个老乡。

  虞世基啪地放下茶杯,激动阻止地说:“贤弟,恕为兄直言,陛下招你来此是为了分宇文化及部的骁果禁军之势。你说平贼半月足够,置陛下的兴复大计于何地?当力陈鹰扬府兵力不足,须得骁果禁军出马,待宇文化及远征苦战之后,你再动用大军雷霆一击。等立下大功劳后,某会向陛下表奏你为宋国公,加光禄大夫。”

  “请兄长放心,”宋颢回答说,声音充满感激,“宋某之行动,愿听兄长吩咐。能列为高官,荫蔽子孙,余愿已足。决不会擅自行动,致负江左士民之望,使宇文化及等北蛮得志!”

  “好极,贤弟有此见识前途不可限量。”虞世基笑着说,向前走了两步,“为兄有一个幼女,年芳二八,正好是贤弟之子的良配,你我今后作个亲家如何?”

  “小弟替犬子谢过。兄长既有安排,不知何时带某去面圣?”宋颢同虞世基达成一致后担忧之心放下大半。

  “实不相瞒,招你来的不是陛下,是皇后娘娘的安排。”

  “什么?”宋颢这下大吃一惊,愣了半晌,才接着问:“是皇后娘娘让假借诏书唤我来的?那陛下对我到底作何安排?”

  “请放心。为兄就是陛下安排来接应的,为怕你落入皇后萧氏一门的毂中,虞某特地在此等候。贤弟须得记住,明日朝会无论哪方人来问,只说兵力不足就绝无危险。”

  “明日卯时,大业殿陛下自会相招。”虞世基又叮嘱了一番才离去。

  夜色里,宋颢在宫女服侍下宿于行宫,却转辗难眠。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诺基亚小说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伐隋,伐隋最新章节,伐隋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