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话说回来......为什么那群家伙要抓莉莉?”

  旅店房间的浴室中传来声音,正坐在沙发上读书的娜米莉丝闻言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这个已经不是我靠语言能解释清楚的了,反正绝对不能让莉莉被那群家伙带走......不过有三弟在那里的话,除非大哥亲自来不然我觉得没人能把莉莉抢走。”

  “......你大哥有多强?既然他这么强为什么他自己不出来?”

  “嘛,反正我打不过大哥。”说着,目不转睛看着书的娜米莉丝翻了一页随后翘了个二郎腿:“他不自己出来的原因只是因为你们所说的SCP-001,那群家伙不能说是有智能,但也不能说没有,你可以把他们理解为机器人,这是父亲创造出来的最强大最恐怖的造物,除了父亲自己没人能战胜他们,而他们如果察觉到了大哥的动机那么就算是大哥恐怕也会非常危险吧。”

  娜米莉丝此时身上穿着的还是那套和服,腿上是白色的长袜,这身衣服的大小与他的身材刚刚好,说实话,莱茵还是很好奇娜米莉丝从自己体内出来附身到一个刀上为什么变成人形还会自带衣服的.....咳,绝对不是因为什么奇怪的原因。

  不过莱茵更好奇的是这把刀的来历,这把刀很明显已经放在这有很长一段时间了,甚至可能有好几百年之久,但问题是长刀这种武器在欧美地区是相对而言非常少见的一种武器,长刀主要是亚洲古代军队才会使用,因此这把刀被铸造出来的目的以及铸造者是谁对莱茵这种学者有很深的吸引力。

  但是单单从外形上来看——这把刀非常像是日本的武士刀,但再仔细看看又有些像是中国的雁翎刀,而值得一提的是这两种刀虽然都属长刀但造型绝对是完全不同的。

  这把刀非常的神奇,将其铸造出来的工匠也绝对不可能是普通人。

  “话说回来你还没洗完吗?都一小时了。”

  “快了,这味道真是太恶心了......而且特别难洗掉。”

  “话说你这样很浪费啊,你妈妈没教过你要节约用水吗?”

  “你连妈都没有还跟我扯这个?”

  与此同时,浴室中淋雨的声音停止了,过了一会莱茵从其中走了出来。

  头发还是湿漉漉的,上衣是换洗的白色衬衫,打着蓝色的领带,下身是黑色长裤,虽然这家伙常年憋在办公室批阅文件不过品味还是很不错的,看起来很有气质。

  “小莱茵,你这样说话很过分唉。”娜米莉丝冷着脸看向莱茵。

  “哼......”莱茵一脸不屑:“你说话可比我还要气人。”

  随后莱茵坐到娜米莉丝对面的沙发上,取来一个茶壶和茶杯,倒了些刚热好不久的柠檬茶。

  “小莱茵,你这么说姐姐可是会生气的哦。”娜米莉丝皮笑肉不笑的道。

  “嘁......你能怎样?”随后莱茵拿起茶杯不紧不慢的抿了一口。

  “以前我在你体内的时候可是每天都盯着你看的,日子闷的要死,不过......”突然,娜米莉丝的微笑变得充满了恶意:“你洗澡的那些时候我可是都看到过的,你的‘尺寸’我也都一清二楚的哦......你想知道我可以用这些情报来做些什么嘛?”

  “噗!!!!!!”

  莱茵当即就一口茶喷了出来,老脸一红道:“你丫有病吧!你个女生这么说话不会害臊吗?!”

  “唉,我一个女生都不害臊,你一个男生害臊什么?”娜米莉丝厚颜无耻的道,随后挑逗似的扯了扯莱茵的衣领:“怎么,要不要跟姐姐去床上试一试?”

  “你、你你你你......”

  莱茵活了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主动......不对,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不要脸的女生!说实话,虽然感觉会很恶心但TMD一个大老爷们站在这用GAY里GAY气的语气对他说话莱茵都不会这么意外,毕竟基金会的同性恋......说实话,很多,莱茵已经习惯一群大老爷们在自己眼前GAY来GAY去的了,可这种跟你谈笑生风毫不在意的说你大小的女生——莱茵是真TMD活久见。

  “唉哈哈哈,逗你玩的啦,不要在意。”见状,娜米莉丝又是大笑了几声摆了摆手,随后又道:“毕竟小莱茵你头发掉的那么厉害,这种剧烈运动可能不适合你,姐姐可不想沾一身毛,哈哈哈哈~”

  “你个死婆娘嘴巴怎么那么歹毒啊!?”莱茵当场火冒三丈的吼了出来。

  “歹毒吗?”娜米莉丝疑惑的按住自己的下唇,仿佛在思考一般随后笑了笑:“我觉得这玩笑很好笑啊!你看我笑的多开心呀!~”

  “.....你.....”

  莱茵一咬牙随后深呼吸了一口气,再度拿起桌子上的柠檬茶,眼睛瞥向一边,弯着腰抿了起来,尽可能的无视掉娜米莉丝的存在。

  好男不跟女斗,好男不跟女斗......

  “唉,对了,小莱茵,你有没有什么女生可以穿的衣服呀?”娜米莉丝突然问道。

  “怎么可能?!你当我是变态吗!”

  “啊.....好可惜啊,我想换一套衣服,现在这身衣服一点都不方便运动,而且连胸罩内衣都没有,感觉怪怪的。”

  “噗——”莱茵又一次喷了:“这我算是明白了,TMD不是你把我当成变态,而是你就是一个变态啊!”

  “呀,小莱茵,你这么说话很讨厌的!不要骂姐姐嘛,不然姐姐生气了的话真的什么都干得出来哦。”

  “......啧。”

  然而就在这时,莱茵听到旅馆外面传来匆忙的脚步声,很明显娜米莉丝也听到了,不过她并不在意,只是一心一意的读着手里的那本书。

  “你读的什么书?看的那么起劲。”莱茵诧异的问道。

  “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你要看看吗?刚才回来时路过那个图书馆我‘借’来的。”

  “抱歉,打扰了.........神TM借来的(超小声BB)”

  就在这时,脚步声刚好停在了莱茵的房间门前,莱茵眉头一皱随后听到外面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莱茵看了一眼仿佛周围一切都与自己无关的娜米莉丝,随后走到房门前,小心翼翼的拉开了一道门缝。

  “奥利安娜!?你怎么来了?”

  莱茵一惊,而房间外一脸焦急的奥利安娜在看到莱茵后也是先一愣随后满脸惊喜:“莱茵!你没事!太好了,你可吓死我了!”

  说着,莱茵便打开大门,奥利安娜直接扑了上来:“我今天看到新闻,我还以为你出事了!你没事实在是太好了!”

  “新闻?”莱茵一愣,随后想起昨天在小巷遭遇到亚当的事情尴尬的笑了笑:“啊,你说那件事啊......我也听说了,有一个与我同名的人遇害了......真是太巧了。”

  “担心死我了!你电话还关机了,现在看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然而就在这时,莱茵注意到奥利安娜整个人突然僵住了,目光呆愣愣的看向莱茵身后那坐在沙发上背对两人的娜米莉丝。

  “姐、姐姐......?”奥利安娜小声的唤了一声,坐在沙发上的娜米莉丝听见声音微微的偏过头露出一抹微笑。

  “姐姐!!”松开了莱茵,奥利安娜惊喜的大叫一声随后直接就冲到了娜米莉丝身边,见状莱茵也是一惊,他都忘了这码事了,娜米莉丝长得跟奈莎一模一样,现在奥利安娜看到娜米莉丝肯定是直接把她当成奈莎了!

  然而就在这时,娜米莉丝悄悄的给了莱茵一个‘安心’的眼神摸了摸奥利安娜的头:“抱歉,我回来晚了。”

  “姐姐,你怎么回来了?莱茵说你很忙所以没有回来啊!”

  “哦,我也是刚刚到,任务超额完成,上头给我放了个假。”

  奥利安娜目瞪口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该说话到嘴边却又突然忘了,整个人正处于手无足措的状态——莱茵记得这种神情,跟当初该亚得知自己喝的‘伏特加’其实是医用酒精后的神情一模一样.....莱茵没喝过确实不是很懂,但讲道理医用酒精的味道跟他那96度生命之水的味道应该差不多吧?

  “真的是你吗?姐姐?我不会在做梦吧......”

  “当然是我了!”娜米莉丝说着轻轻地抱了抱奥利安娜,而奥利安娜则是眼眶一红,眼泪开始打转,她见状则是偏过头用胳膊擦了擦眼泪。

  “那......那你这次回来......要待多久?”奥利安娜这个问题问出来,一边的莱茵脸色都暗了下去,他与娜米莉丝在这边的事情已经完成了,很快就会返回基金会,所以不会在这里待多久......可能明天就要走了。

  “......嗯......三四天的样子吧!”娜米莉丝笑着道,旁边的莱茵猝不及防的惊了个呆。

  三四天?不是说明天就要走了吗?这女人又搞什么名堂?

  莱茵虽然很疑惑却并不是那么吃惊,因为在他的印象里娜米莉丝就是这种捉摸不透的人,莱茵已经放弃去揣摩这家伙的想法了——反正跟着她就对了。

  “那、那跟我去见爸爸妈妈吧!知道你回来了他们一定会很开心的!”奥利安娜笑了出来,虽然时间只有短短的三四天,但对他们一家人来说,这已经非常的长了。

  “嗯......现在不行。”

  然而娜米莉丝想不都不想就当场回绝,搞得奥利安娜跟莱茵都是当场一愣。

  “为什么!?”奥利安娜震惊的问道。

  “呃......”娜米莉丝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嘛,姐姐现在有些忙,有些事情要跟你莱茵哥哥去办,晚些我们去找你们,好不好?”

  “有些事?”奥利安娜一愣:“什么事?”

  “秘密哦!”娜米莉丝微笑着道。

  莱茵一愣,不仅仅是外表,娜米莉丝此时的笑容也都像极了奈莎,这让莱茵竟莫名其妙的感到一丝不舒服。

  “可......可是现在镇子上很不安全......”奥利安娜担忧的道。

  “不用担心,这不有你莱茵哥哥吗?——对吧,莱茵?”说着,娜米莉丝笑眯眯的看向了莱茵——那一刻,莱茵再度想起了被娜米莉丝所支配的恐惧。

  认识才这么几天,娜米莉丝已经害死了莱茵至少四次了,莱茵现在只觉得这座城市真正的危险不是邪教徒,而是tmd这天杀的女人......不,女流氓!

  “啊......嗯......”莱茵有些不确定的回应道,而娜米莉丝则是加大了音量重复了一遍。

  “对不对啊,莱茵?”

  “......对,行了吧?”莱茵无奈的长叹了口气,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奥利安娜:“抱歉,但我们确实有事情还没有做完——不过我们一定会去医院找你们的,说到做到。”

  不过说到这,莱茵突然发现自己跟别人保证的事情好像很少有做到过......到现在还欠着该某人好几箱伏特加呢。

  “......好吧,你们现在就要去吗?”

  莱茵与娜米莉丝对视一眼随后摇了摇头道:“不,但很快就要去了,你要在这里坐一会吗?你过来很累的吧?”

  “不用了。”奥利安娜叹了口气:“我还要回去照顾爸爸妈妈呢.....既然莱茵没出事情,我就不多坐了.....”

  说完,奥利安娜站了起来走向房间门口:“一定要来哦,爸爸妈妈很想你呢,姐姐。”

  “当然。”娜米莉丝微笑着点了点头。

  在离开前,奥利安娜又与娜米莉丝对视了许久,像是在担忧什么,但最终还是鞠了一躬离开了。

  场面一度陷入沉默,直到娜米莉丝将其打破。

  “唉,我觉得这姑娘还挺可怜的。”娜米莉丝用脚轻轻踹了旁边的该亚一下。

  “......”然而莱茵并没有说话。

  “爸爸妈妈重病入院,姐姐已经离开人世却还被蒙在鼓里——啧啧啧.....”

  “你想说都是我的错吗?”莱茵目光冰凉凉的,但并没有看着娜米莉丝,而是看着天花板说道。

  “哪有!”娜米莉丝夸张的摆了摆手:“我还以为这几天你已经了解我了,我如果想骂你或说你哪里有错早就已经说出来了,怎么可能会跟你搞这种拐弯抹角的?”

  莱茵闻言点了点头但随后突然察觉到有哪里不对:“等等.....你这种自豪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啊?!骂我你很开心吗?”

  而且最骚的是娜米莉丝直接想都不想就承认了......

  “开心啊,怎么啦?”

  于是乎,莱茵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脸,再次思考起了人生——他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跟这种家伙被绑到了一起啊!?

  见莱茵这副模样,娜米莉丝微微一笑补充了一句:“不过抛开那些不谈,对于你当年的事情......嘛,我是不太懂你们人类的感情啦,不过你的做法确实很理智,如果你不那么做会有更多的人死,而死掉的这些人也不一定会活下来,所以你也不用自责......虽然你也没有自责过就是了。”

  “当然,我可没有那么想不开......”莱茵故作轻松的道随后直接转移话题:“不过话说回来你是什么意思?咱们不是明天就要走了吗?为什么你要跟奥利安娜说这些?”

  “不然你要我怎么说?”娜米莉丝用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看向莱茵:“我难道要跟她说‘姐姐我来了但我突然感觉到身体不适所以我又要走了’吗?这也太弱智了吧?”

  闻言,莱茵嘴角一抽,但最后选择了沉默,娜米莉丝这就是故意在气他,如果莱茵有心脏病早就被气死了。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你想骂我不都直接骂我的吗?那你现在在这跟我秀你[数据删除]呢?文字游戏?你可真是很棒棒啊,说吧,除了这点外还有什么原因?”

  ......场面一度非常安静。

  “啊!被看穿了!”沉默了一会,娜米莉丝左手砸到右手掌心上,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不愧是小莱茵,果然聪明!”

  “重点不是这个啊喂!不要废话了啊!”

  “好吧好吧,年轻人真是着急。”娜米莉丝一脸无奈的摆了摆手随后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计划有变!”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诺基亚小说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某D级人员的scp生活日记,某D级人员的scp生活日记最新章节,某D级人员的scp生活日记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