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今天是和曲云依出去逛街购物的,就算带人回来,也应该是曲云依,怎么变成了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女孩?

  “这位是沈佳琪,沈小姐。我在酒店遇到她的,她为鸿跃集团的程总而来,我看她挺不容易,就答应,给她十分钟。”

  “赵老板,赵太太,你们放心,我绝不占用你们过多时间,十分钟就够了。”

  “你就是沈佳琪?你来做什么?为程越说情?生意上的事情,你们女人不该掺和,赶紧回去!行动不便,最好别到处走。出了事,我负责不起。”

  赵老板的态度显然要冷漠一些,这在沈佳琪的预料之中。

  见赵明这么说,沈佳琪只好硬着头皮说道:“我是来为程越说情,可我更希望,二位能看清事实,不要一直活在谎言当中。”

  “真是可笑!我难道还分不出,谁说真话,谁说了假话?”

  “那曲云依可曾告诉二位,我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因为她吗?”

  此话一出,赵明和赵太太都震惊不已。

  赵太太下意识否定了沈佳琪的说法:“这不可能!我了解曲小姐,她不会做这种事,她不可能这么残忍。”

  “您只看到曲云依的一面,却不知道,人心难测。她心里真正想的是什么,你能猜到?你们就不好奇,她爱了程越七年,怎么突然就嫁给了陆凌天?你们就不觉得奇怪吗?”

  “感情上的事情,没有对错。或许,她突然想通了。程越对她本来就没有感情,她放手,寻找自己真正的幸福,这没有什么错。况且,陆少也很好。”

  “正因为陆凌天更好,所以,她毫不犹豫放弃了程越,不是吗?而我这双腿,还有这张脸,都是拜她所赐,这些,曲云依应该没敢告诉你们吧!”

  “这不可能!”

  “因为她不放手,程越才想着带我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哪怕从头开始,白手起家,他也不想和自己不喜欢的人结婚。可就在我们离开的那天,我出事了。医生说,我就算恢复得好,也要两年后,才能站起来,像正常人一样走路。”

  沈佳琪说着,神色变得沉重起来。

  “我是个芭蕾舞者!你们知道,这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吗?赵太太,我们同样是女人,你更明白,对一个女人而言,毁容是多大的打击。当我醒来,知道自己变成这样时,我根本没有勇气活下去。”

  夫妻俩沉默了,他们真不知道,他们之间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我也曾想过放弃,是程越鼓励我,给我信心,我才坚持到现在。就当我躺在ICU昏迷不醒的时候,曲云依竟逼着程越和她结婚。程越的父亲喜欢她,婚礼如约举行,程越痛不欲生。”

  沈佳琪将婚礼当天的事情说了出来,拿饭慷慨激昂的语气,听得赵明夫妇俩心惊胆战。

  可这场婚礼,在沈佳琪的口中,竟变成了曲云依费尽心思的逼婚。

  程越是为了自己心里的爱情,才一直坚持,拒不成婚。

  “整整七年,我不信,曲云依不了解程越的脾气,她明知道程越不会妥协,还是答应结婚。在婚礼现场,让陆凌天来打闹婚礼,将她带走。现场那么多宾客,一切就像排练过一样,陆凌天就在那么合适的时候出现。那日,程越在亲朋好友面前丢尽颜面,名声扫地,程家更成了整个陵城的大笑话。你们若是不信,大可去找人问问。”

  赵明沉默了,没想到,曲云依嫁给陆凌天,其中竟然有这么离奇曲折的故事。

  “她怎么会这么做?”

  “陆凌天是谁?若不是提前说好,他怎么会在那个时候出现?还直接承诺,要娶她为妻。你们想想就会明白,这其中包含的阴谋。曲云依,其实是在报复程越。就如现在,她为陆凌天做事。”

  沈佳琪说得那么详细,看起来不像是在撒谎,可赵明还是心存怀疑。

  “曲小姐,真会这么算计程家?”

  “程家养了她七年,就算心中再不痛快,她也不该如此吧!你们也是相信爱情的人,我希望你们能理解我和程越之间的感情。哪怕我现在这个样子,程越也不肯放弃我。他依旧要和我在一起,不肯放手。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赵太太听着动容了,这样的爱情,让她想起了当年的自己。她和丈夫也是真心相爱,一直到现在,这份感情都没有改变过。

  “沈小姐,事已至此,你伤心也没用。”

  “我只想为程越做点什么,他丢掉了代理权,终日闷闷不乐,我看着心疼。我不想成为他的负担,即便行动不便,我可以为他分担烦恼。赵老板,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你们看清一些人的真面目。至于生意上的事情,我现在还不太懂,可是我敢保证,程越一样会努力,给你争取最大的利益。”

  “这……”

  利益是一回事,如果曲云依真像沈佳琪所说的这样,他或许真的要重新考虑一下。

  他最讨厌的,就是被人欺骗。

  “你的意思,曲云依明知道你们是真心相爱的,硬要拆散你们,是吗?”

  赵太太心中疑虑更多:“那……她和程越之前是有婚约的,你知道了,还和程越在一起,似乎也不对。”

  “可您不知道吧?她嘴上说,心里只有程越,可在婚礼之前,她就已经是陆凌天的女人了。她说一套做一套,最擅长的,就是打感情牌。我只是不希望你们受骗!”

  夫妇俩沉默了,他们毕竟认识曲云依好几年了,不可能因为沈佳琪一番空口白话,就质疑她的为人。可她的话,也让夫妇俩心里有了诸多疑虑。

  这个问题,有些难办了。

  “我不奢求二位现在就改变主意,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再认真考虑一下,给程越一个机会。他在工作上同样认真,那天失态,是因为太在意这件事,他被一个女人玩弄羞辱,一个有血性的男人,一时没能冷静下来,也是情有可原的。”

  沈佳琪的卖力演出没有白费,赵明竟松了口。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我会再考虑一下,明天再给鸿跃集团答复。”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诺基亚小说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闪婚独宠:陆少娇妻有点狂,闪婚独宠:陆少娇妻有点狂最新章节,闪婚独宠:陆少娇妻有点狂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