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越峰给曲凰出了一个难题,在场的人都是那么认为的。

  可是赫然这么一闹,曲凰反倒想到一个绝世妙计。

  “张家主,你是不是真以为我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曲凰唇边微微勾勒弧度,眼中闪烁着光芒。

  “你若是有办法,你倒是把这些枝枝丫丫的干柴变成宝贝啊!”张越峰翘着二郎腿,一点也不担心。

  在场几百人,张越峰自认自己不是最聪明,但也不是最笨的,所以心里也知道,众人认为不可能的事,她曲凰又怎么可能办得到?

  曲凰没有理会张越峰的讽嘲,她只是招来一个丫鬟,在她耳旁嘀咕了几句。

  那丫鬟一脸狐疑,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见状,莫家主有些好奇的道:“曲凰贤侄,你这是有办法了?”

  曲凰微笑,点头不语。

  众人却讶异了:“不会吧!这些干柴能干得什么?”

  “难不成在拖延时间?”

  “你傻啊?再怎么拖延,这些干柴还能自己变成宝物吗?要我说曲大小姐没准真有什么法子,就像上场比赛,你们谁能猜到她赢?”一些看好曲凰的人说道。

  “我看难,这跟比医道不同,医有所成,能赢很正常,但废柴变宝可不是藏拙就能解决的。”

  “哎呀,有什么好吵的,看看不就知道了。”

  于是乎,众人莫不是盯着曲凰,想要看看曲凰到底有什么办法。

  就连赫然都有些期待的看着她。

  “她很出色,也很耀眼,对不对?”曲韵不知何站在赫然身旁,她的声音很轻,却一字不露的传入赫然耳里。

  赫然微微一笑:“那是当然,我赫然的妻子,哪能是平庸之辈。”

  妻子?

  曲韵突然感到心酸。

  一个以为人妇的女人在他眼里是妻子?

  那明明是别人的妻子。

  虽然感到委屈,但曲韵不得不提醒道:“她已经嫁人了,你如此纠缠只会让她陷入尴尬的局面。”

  “嫁人就是夫妻了?你问问旁人,他们相不相信曲凰与寒傻子圆房了,再者……”

  赫然声音微顿,抬头看着台上的曲凰,嘴角上扬好看的弧度:“不就是换个地方居住,有人替我养着,我是不介意的。”

  曲韵咬唇,双手紧了紧:“就算你不在意,难道赫王爷与赫王妃都不在意吗?”

  赫然双手环手,背靠椅上:“我和她的婚事是皇上亲赐的,虽然至今皇上都没有说什么,但圣心难料,今日不责,并不代表他日不罪。”

  曲韵不是笨蛋,自然听出赫然话中之意:“你的意思是赫王爷担心圣上怪罪,所以并不反对你对我家大姐抱有非分之想?”

  赫然耸肩:“所以说我也算是奉命追妻,你所说的问题自然就不存在了。”

  如此‘开明’的赫王爷,曲韵心里更郁闷了。

  为了这个男人,她做了很多,该做的她做了,不该做的她也做了,可是结果为什么总是让她那么无奈?

  不一会,那丫鬟带着两人搬了一堆东西进来,其中有花盆,红烛,剪刀,清水,还有一个小,两个碗。

  众人看着那些东西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作用何在。

  “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花盆跟干柴有什么联系吗?还有那些红烛剪刀,都是不着边的,倒是那些清水锅碗什么的有些关系,毕竟喝水得有碗,而且要总锅烧开。”

  而此时,曲凰拿起剪刀,开始修剪柴枝,然后将修剪好的柴枝插入花盆里。

  众人一愣,随之大笑了起来。

  比起众人的反应,张越峰更是笑出了眼泪:“曲大小姐,你到底在干嘛啊?难不成你以为这些干柴插回土里倒点水就能活过来了?你也太天真了吧?”

  曲韵微皱着眉:“大姐不会被逼疯了吧?她怎么会做这种可笑的事?”

  “你大姐不是那种毫无承受能力的人,也许有什么想法吧!”虽然那么说着,但曲老爷子锐利的瞳眸却闪烁疑惑。

  曲凰看来并不像回避问题,她面色稳沉,淡定无波,似乎胸有成竹。

  可是他实在看不出曲凰唱的是哪出戏。

  赫然:“虽然有些不知云云,不过曲凰应该不是在胡闹,或许真如她自己所言,她是个能化朽物为传奇的女子。”

  台下的声音议论纷纷,曲凰却依然不紧不慢的处理手头上的事。

  很快,曲凰修了一盆枯枝,看来就像一棵黄叶落尽的小树,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然而仅是如此是不够的。

  这样的盆景众人虽然觉得有些新鲜,但毕竟就是枯柴干枝,依然没有半点价值。

  这时,曲凰用剪刀剪碎红烛放进碗里,然后放进锅中,又让奴才用石头架起小锅,大火蒸了起来。

  直到红烛蒸成水状才出锅。

  准备一碗冷水,母指,食指,中指,三指相并,先入冷水再入红烛小碗,然后按在枝头上,一两稍就松开手,红烛竟然就那么印在枝头了。

  “咦?”

  众人一愣:“你们看那形状像不像花瓣?”

  “像梅花?对,就像梅花。”

  “没想到红烛还有这样的用途。”

  “你应该说没想到柴枝也有这样的用途。”

  随着曲凰一次又一次反复的动作,那枯枝‘开’出鲜艳的红梅,一朵,两朵,三朵……

  满枝红艳,美不胜收。

  最后,曲凰捧着那盆假花,笑说道:“这花名为蜡梅,蜡烛的蜡,梅花的梅,不知各位可喜欢?”

  “喜欢!”众人异口同声。

  何只是喜欢,简直是太喜欢了,如此稀奇古怪又好看的东西谁人会嫌疑?

  闻言,曲凰笑了:“张家主,答案你也听见了,如此说来,这一局我又赢了。”

  张越峰脸色又臭又难看,这样的东西别说旁人,就连他自己都喜欢,可是有时候喜欢是要付出代价的,这样的代价他承受不起。

  故而,张越峰冷冷一哼,无赖道:“就这些小玩意算什么宝贝?又不是金银财宝。”

  曲凰挑眉:“也就是说,你不认输是吗?”

  “当然!”

  曲凰被气笑了:“好,很好,无耻的人我见过,但像你这么无耻的人我还真是头一回见。”

  “好说!”张越峰也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他要的只是结果。

  曲凰盯着他,就那么盯着他,半响,她突然与赫然说道:“赫然世子,听说你最近得了一种怪病。”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诺基亚小说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神医嫡女之傻爷又醋了,神医嫡女之傻爷又醋了最新章节,神医嫡女之傻爷又醋了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