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有喜 第58章 皇后的秘密

小说:太子有喜 作者:风流二少 更新时间:2020-02-10 12:49:45 源网站:新八一中文
  原本是念他常年守边甚是劳苦,连外孙都只见过一次,特意着令其手下副将暂守三个月,让他回京稍作休养,看看儿孙,没想到出这么一茬子事。

  虽然不能再回来过年,却立了个真真正正的大功,这对受朝廷赞颂、皇帝嘉奖的伍家,乃是莫大荣誉,揽月宫更是得了一堆赏赐,皇贵妃的丰满鼻孔,若不是怕摔着,连走路时都朝天了。

  能不拽吗?

  金银玉器被一件件送进揽月宫不说,皇上本人都差点粘在那儿,竟然连宿七天!

  而汲善身为皇后,不但不能嫉妒,还要在众妃请安时替皇上褒扬伍家,对皇贵妃那趾高气扬的作态不恼不怒,百般忍让。

  为了安慰母后,洛麟羽跑洛坤宫跑得更勤,午膳晚膳都在洛坤宫吃。

  她知道,只要汲善看到她,看到自己的孩子在身边,汲善便能慰心许多,真的不与皇贵妃计较。

  不计较,也就不堵心。

  不堵心,就不会积郁成疾。

  汲善是生她的人,也是这异世最爱最关心她、最亲的亲人,她不想看到母亲受任何伤害,但凡能化解的,都要及时极力去化解。

  “确实挺厉害,不过,等我长大后,他就真老了,”洛麟羽这样满不在乎地说,“他老了,就会有年轻的将领顶上去替代他的位置,大正国有将军之才的,定不止他一个,只是还未被挖掘出来而已。”

  简单的一段话,却透露几种信息,这信息,汲善听懂了。

  懂了,就心定了。

  心定之后,便是思考,该如何动用娘家的力量。

  自己一直没跟羽儿提过汲家,导致那傻孩子一直以为自己的母后是孤零零没有一个亲人,还想文武双全保护母后。

  “定涟,汲家,该有人入仕了。”洛麟羽走后,汲善低声叹道。

  “可……”定涟犹豫,“娘娘,家主当年说过,只要你踏进皇宫大门~~”

  汲善摆摆修长玉手:“不过是气话而已。”

  定涟眼睛一红:“可家主这些年确实对我们不闻不问,即便是两位公主……”

  她哽咽起来,后面的话没再说下去。

  汲善默然片刻:“爹爹当年最是疼我,我不信他真的弃我不顾,只要我亲自回去一趟~~”

  “娘娘不可!”定涟急声道,因音量不自觉地提高了些许,便警惕地朝门窗望了望,不放心,又打开殿门确认真的无人偷听,才回来压低声音继续道,“汲氏家族的后人,男子不得入仕为官,女子不得嫁入皇室,这可是铁一般的族规。您当年执意要嫁之时,便已被驱逐出族,跟汲家再无任何关系,如今~~”

  “如今为了我儿,我必须回去一趟,”汲善打断她,语气坚决,“哪怕受刑受罚,我也甘愿!”

  定涟半晌才轻声道:“小娘子若已下定决心,婢子不拦,但现在却不是时候,您不如等小主子六岁入学时,再回不迟。”

  汲善听她唤起二人闺中时的称呼,面色亦松缓下来,稍思片刻,缓缓点头。

  伍将军虽名头大响,但他回来不回来,年都照过,并无任何影响,就像地球少了谁都会继续转动一样。

  而对小孩子来说,过年可比冬至有趣多了,特别是除夕夜,每个人都可以戴上面具、提着红灯笼走出家门,加入驱傩大队,赶吓年兽。

  嗯,虽然洛麟羽在心里管它叫除夕之夜跳大神,却也觉得很有趣。

  可惜,此项活动不允许十岁以下的孩子参加,因很久很久以前,出过孩子摔倒被踩踏致死的重大事故。

  她若想看,只能站在含光门或安上门的城楼上眺望~~别的事母后和父皇会纵容她,唯独此事绝对不许。

  原因很简单:爱子心切。

  万一有个什么事,就算杀再多的肇事者,也换不回这么可爱的儿子。

  洛麟羽不想母后担忧,便没有以故意哭闹胡搅蛮缠,毕竟夜晚不同于白天,难保面具下藏有居心叵测的人。

  虽有京司府的巡城衙役,各坊也都有各坊区的武侯,却不可能多到哪儿一出事就能从天飞降过来。

  可怜天下父母心,尤其是已经痛失两位公主的汲善。

  不过,对她来说,自己的羽儿不管是明着出宫,还是偷溜出宫,其实都差不多,因为说是偷溜,宫门守卫却都会悄悄禀给皇上,尤其是被小皇叔从车裆底下拖出来、拎上马车带出去时。

  明着出宫,有太监和侍卫跟随;

  而偷溜出宫……

  汲善曾在无意中偷听到爹爹说的话,他说,每代帝王身边都有一定数量的暗卫,那些暗卫身怀人所不知的各种秘术,是以,他们从不在人前现身。

  暗卫是帝王手中的隐藏力量,这股特殊力量,别说是大臣,就算是皇后,也不能知晓他们的存在。

  但没有人能逃脱规则,即便是帝王。暗卫除了在暗中轮值护驾,不到危及帝王性命或江山社稷的时刻,帝王轻易不能动用。

  正常情况下,暗卫统领都只听帝王一人令,所有暗卫也都只为帝王活着,即便是龙椅上的人换了,对那股神秘力量也毫无影响,除非这个王朝覆灭,他们才会暂时蛰伏起来。

  皇上能如此放心,任由两个皇子享受六岁前的童年生活,汲善觉得,他不仅会派人暗中跟随,应该还调用了暗卫。

  毕竟目前来说,宫妃虽不少,整个后宫却只有两位皇子。

  皇嗣关系着洛氏皇族的延续,他不可能不派人精心护卫。

  只是,这件事,她只能放在心里,不能跟任何人说,包括定涟,否则一个不慎,便是害了她,也会害到羽儿。

  皇权高高在上,任何人知道了不该知道的机密,都不会有好下场。

  这句话,是爹爹曾经说过的……

  洛麟羽站在含光门的城楼上,两只小手抠着栏杆使劲往上扒拉,那吭哧吭哧、龇牙咧嘴的小模样,似把出生后吃奶的劲儿都使了出来。

  玄华道长看着那终于将小胳膊撑上去、两条小腿儿却悬在空中有节奏地踢打栏杆、看驱傩看得津津有味的小人儿,嘴角微微勾起。

  “话说,师父,过年的时候,道观没有仪式法会什么的吗?”洛麟羽看着灯笼聚成长龙的街道,“您不用回道观?”

  “徒儿不希望看到为师?”玄华道长淡淡反问。

  “怎么可能?”洛麟羽极力扭脖子看他一眼,却又马上回转,不与他对视,“羽儿巴不得师父时时刻刻陪在羽儿身边,怎么可能嫌师父碍眼、想赶师父走?师父这么想,可冤煞羽儿了!”

  玄华道长摇头失笑,半晌才道:“这里只有为师。”

  洛麟羽踢栏杆的小腿儿顿住,却依然看着驱傩大队前方戴着老太翁、老婆婆面具的傩翁傩母:“我知道。”

  目光依次移向领舞巫师后面的八百名戴小孩儿面具的护僮侲子,以及戴各种鬼怪面具、充当反面角色的人们:“请师父记得,羽儿刚满四岁。”

  玄华道长默然。

  “适从远处至房门,正见鬼怪一群群,其中有个粗大腿,直往舍房檐上蹲。耽气袋,戴火盆。眼赫赤,着绯裈。青云烈,碧温存。中庭沸如水,院里乱纷纷。唤钟馗,守住门,跳上鬼头放屁熏。鬼怪一熏它就倒,是死是活任我行。断其骨,抽却筋,拔出舌头割掉唇,一脚踹出千里外,或南或北去充军!”

  散落在民间的领舞巫师唱着驱傩词,城楼上的一大一小因真气盈身,听得无比清晰。

  灯笼烛光映照着各戴面具、边走边跳边吹拉弹唱的人们,黑夜里的火红长龙从一条街转到另一条街。

  市民的不断加入,使驱傩人数越来越多,队伍的尾巴越来越长,气氛越来越热闹,声音越来越喧嚣。

  好在帝王仁厚,世道还算太平,否则这样的活动极易出乱子。

  听说以前巫师地位极高、最高巫师被尊为国师时,负责驱傩的领舞巫师,还会边唱边跳地进入皇宫,为帝王和妃嫔们驱傩。

  据说曾有游手好闲的无聊之人,跟十二三岁的孩子购买面具衣衫等穿戴行头后,趁夜冒充护僮侲子混进宫中,偷看宫妃的相貌而惹出事端,让地位本就开始下滑的巫师族雪上加霜,成为其迅速衰落的神助攻。

  “都走远了,咱也回家吧,”洛麟羽跳下栏杆,拍拍小手,“该放爆竹了!”

  一修长、一矮小的师徒二人缓缓往回走,待耳边传来开宴喝酒、歌舞乐声时,洛麟羽不由摇摇小脑袋轻叹:“可怜这些高级官员、父皇的亲信之人,万家团圆的除夕之夜,都不能跟家人一起过,还得跑进宫里陪大老板守岁。”

  玄华道长嘴唇微动,却在看了看空旷四周后,什么也没说。

  “父皇更辛苦,不但除夕之夜要和平民百姓一样熬夜守岁,破晓之时还得上正朝,”洛麟羽皱起小眉头,语气中已有了心疼之意,“老爹养家不容易啊!”

  玄华道长默默听着,依然不接话。

  洛麟羽突然仰起小脸儿看着他,一改小大人的沧桑,软软糯糯道:“师父,羽儿累了,师父抱抱!”

  玄华道长似电影卡了带。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诺基亚小说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太子有喜,太子有喜最新章节,太子有喜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