厘清了情绪,我手上干活儿的速度也快了起来。

  十几分钟后,我终于把扯断的乱线头全都接上,并且把这台短波无线电台和塔台外面的天线连接上。

  “咳咳。

  程诺。

  你们公司常规用的求救信号是什么?”

  我对站在窗前的程诺说。

  “你弄好啦?”

  程诺见我这样说,满脸惊喜的冲过来问。

  “嗯。

  信号应该可以覆盖方圆三十公里的范围。

  甚至更远些。”

  我把话筒递给她说。

  “好,太好了。”

  程诺接过话筒,清了清嗓子,然后开始呼叫救援。

  由于太过激动,她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我见自己已经完成了使命,于是伸着酸痛的腰背走到窗前。

  “陈,你看那是什么?”

  这时,刘洋指着天边一小片黑云对我说。

  “快闪开!”

  我盯着那片云看了一会儿,猛的把刘洋拽离窗口。

  这时,程诺也惊骇的瞪大了眼睛。

  “啊——”随着程诺和刘洋的一声惊叫。

  一只巨大的海鸟砰的一声撞在塔台的钢化玻璃上。

  留下一个迸溅的血花后,掉到塔台下面去。

  但这并没有阻止海鸟继续的撞击。

  塔台半圆形的玻璃墙此时已经完全被海鸟遮蔽。

  它们凄厉的叫声隔着玻璃传进我们的耳朵里,令人毛骨悚然。

  “嘭——”“嘭”——随着一声声闷响。

  那些海鸟义无反顾的向塔台玻璃上撞去。

  钢化玻璃被撞得满是鲜血。

  坚固的钢化玻璃在这种巨大的撞击下也像要碎裂了一般。

  虽然这些疯狂的海鸟还没有冲进来,但可以想象,如果它们撞碎了玻璃,会把躲在里面的我们三人怎样。

  “是不是灯光把那些海鸟引来了!”

  程诺尖叫一声,伸手将塔台的灯光闭掉。

  但是那些海鸟依然嘶叫着在外面围绕不肯离去。

  “把驱鸟喇叭打开!”

  我一面紧紧握着工兵锹,警惕的盯着撞击塔台的鸟,一面对程诺低吼道。

  程诺像抓到了救命的稻草般飞扑到操控台上。

  将高音喇叭按响。

  我们的耳膜中立即灌满了那种尖锐的声波。

  那些海鸟似乎也被这种声波刺激,变得更加疯狂了。

  “嘭——”忽然有一只不知名的尖嘴大鸟撞在玻璃墙的墙角上。

  坚固的钢化玻璃一下子被撞花了。

  幸好这种钢化玻璃的质量很好,并没有完全碎裂。

  但是那支大鸟的头已经钻了进来。

  “去死吧!”

  我抄起工兵锹,上去照着大鸟的脑袋就砸了过去。

  那支尖嘴大鸟的脑袋一下子就被砸扁,以一种古怪的姿态耷拉下来。

  玻璃墙已经坏了一角,如果这些鸟再撞下去,恐怕整面玻璃墙都会碎裂成指甲大小的碎片。

  “这些鸟究竟为什么要攻击我们?”

  我一面抄着工兵锹戒备着,一面紧张的想着原因。

  就在这时,刘洋一下子把那台无线电台的天线拽了下来。

  外面的鸟瞬间安静了下来。

  接着它们在高音喇叭的驱逐下,跌跌撞撞的向岛的另一面飞去。

  “呼——好险啊!”

  刘洋一屁股坐在地上,喃喃的说道。

  “刘洋,你怎么知道是无线电信号把鸟召唤来的?”

  我余惊未消的问。

  “我也是碰巧。

  因为你按上天线后那些鸟才来攻击我们,所以我只想试一下,没想到它们终于飞走了!”

  刘洋发窘的看着我。

  “那些鸟就是因为这个来的?”

  程诺失神的望着远去的鸟群道。

  “很可能!”

  我环望着岛的四周,心里升起一种浓烈的不祥预感。

  我想起,那架坠落的军用直升飞机很可能也遭到了鸟群的围攻,所以才坠落在机场附近。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

  那么也就意味着,在我们之前,机场上的人也无法向外发出急救信号了。

  这个岛已经被不明生物完全占领。

  想到这里,我缓缓把头转向程诺。

  程诺的眼里满是恐惧,正求助似地看着我。

  就在这时,我听到塔台下面的钢架发出一阵急骤的敲击声。

  难道有东西试图弄塌塔楼?

  我心里一惊,急忙跳到通往下面的小门处,把门拉开了一条缝儿。

  “小陈,快,快下来帮忙。

  张先生和赵爽打起来了!”

  韩国文见塔台上有人开门,急切的喊叫着,声音已经变了调。

  “妈的,这老家伙……”我把门一拉,就顺着旋梯往下跑。

  程诺和刘洋愣了一下,想要跟着我的身后下到航站楼里。

  可是看到满是鸟尸的天台,又吓得缩回了脚。

  当我跑到小休息室的门外时,就听见赵爽在屋里猛的尖叫了一声。

  接着传来一阵厮打声。

  “张存义,你想死?”

  我怒吼一声,想要冲进去,可是门却被从里面锁住了。

  “陈哥……救命——”赵爽在里面听到我的动静,断断续续喊了一句,接着就没了动静。

  我一听就急了。

  抬起脚哐的一声就把门踹开了。

  这时,只见里面一个人影一晃,直接奔窗口那边爬去。

  我见赵爽衣着破烂的躺在地上动也不动。

  血轰的一声就涌到脑门上。

  “你特么的杀了人还想跑——”我几步跳过去,从后面一把抓住了赵存义的后衣领,想把他从窗户那边拽下来。

  谁知道他的力气极大,猛力一挣,那件西服连同他里面的衬衣被我撕下来半幅,从里面居然露出根根如刺的黑毛来。

  我一怔的时候,张存义猛的回头冲我张嘴怒吼了一声。

  “我的妈啊!”

  我虽然胆子极大,年轻时又经过严酷的军事训练,但也被吓得一撒手,心都快蹦了出来。

  因为我看到张存义的脸已经完全扭曲变形。

  张开的大嘴中,两侧的犬齿暴突,形同动物一般。

  张存义现在蹲在窗台上,如同一个大猩猩一般冲我呲牙叫着,并且伸出手爪想要抓我。

  我本能的往后一闪,同时抬起脚就向他当胸踹了过去。

  我在部队的时候,这一脚踢一百来斤的沙袋能踢得飞出去。

  虽然现在整天忙着跑业务,早就把搏击技术给撂下了。

  可是毕竟我身高和体重还在这里。

  而且因为害怕,所以爆发出超常的力量,所以这一脚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了。

  张存义虽然又宽又胖,足有二百来斤,被我踢中后,也一下子撞到了窗玻璃上,居然把双层的玻璃撞破。

  大概是我这一脚把他踢疼了。

  趁我愣神的功夫,张存义撞碎窗户,手一搭窗沿儿,一下消失在窗外面。

  等我缓过神来再探头看时,他已经爬到了一楼地面上,连窜带蹦的往机场外跑去。

  那种动作和身型,像极了一只肥胖的大狒狒。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诺基亚小说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和初恋空姐荒岛生存的日子,我和初恋空姐荒岛生存的日子最新章节,我和初恋空姐荒岛生存的日子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