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个富二代 004.睡出个超能力?

小说:我想做个富二代 作者:耳东大树 更新时间:2020-02-06 16:09:56 源网站:新八一中文
  陈树抬头一看,是早上让他滚蛋的汤三娘,看来这也是个面冷心热的。

  汤三娘明显不想和他费话,交代完了就准备走。

  陈树连忙站起来:“谢谢汤三娘,早上是我睡昏了,对不住您!”

  “咦?”汤三娘狐疑地望着他,“我给你端了这么多天的饭,第一次听到你讲这么好听的话,原来你不是孬子啊?”

  “我不是孬子。”陈树努力笑着,希望让自己热情亲切一些:“我之前是脑袋受了一点伤,脑子有点迷糊,现在好像好了,清楚多了。”

  “哎哟!”汤三娘惊呼一声,“这倒真是一件好事,怪不得你早上跟平时不一样,没想到昨晚上冻一冻还把你冻好了!”

  “嘿嘿······”陈树干笑两声,“还是多谢你这么多天给我饭吃,没让我饿死。”

  “那哪能让你饿死了!”汤三娘笑道:“我这个人信佛,平时连个蚂蚁都不敢踩死!”

  你平时杀鱼杀鸡的时候可没有什么不敢的呀!陈树腹诽。但嘴上还是甜如蜜:“汤三娘你真是菩萨心肠!好人肯定有好报!”

  “哈哈哈······”汤三娘笑得花枝乱颤,陈树的话显然骚到他的痒处。

  笑过一阵,汤三娘问道:“你现在好了,可记得你是从哪里来的?家是哪里的?”

  陈树摇摇头,“不记得了,之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唉·······真是可怜伢子!”汤三娘叹了一声,“不过脑子清楚了总归是件好事情!那你先吃饭,饭不够再来加!”

  “唉。”陈树应道,看汤三娘要走,连忙喊道:“汤三娘!”

  “什么事哦?”汤三娘回头道。

  “我晚上能在你家屋檐底下睡吗?”陈树问道:“你家屋檐大些。”

  “照照,你困吧,只要早上起早点就照。”汤三娘加了一句,解释道:“早上有一班船到港,我要做生意。”

  “我知道知道!船一靠岸我就走,不耽误你做生意!”陈树连忙回答道。

  “那就好!”

  ······

  暂时解决了晚上的容身之地,陈树稍微松口气。这时候还没有温室效应,即使已经三月份,温度依然很低,夜里冻死一两个体弱的,也是平常。

  但陈树心里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他不能真做个叫花子,乞讨为生,总要解决自己的生计。

  他心里做着谋划,可怎么都想不到一个立杆见影的办法,他现在不光是没钱,甚至连基本的人际关系都没有,真是开局一个碗,比朱太祖还惨。

  陈树索性就不想了,他在汤三娘饭馆门口,找了块干净地方,打开铺盖卷,准备做个窝。

  说是铺盖卷其实就是一床烧了几个洞的棉花絮,也不知道前主人从哪里捡来的。

  但有总比没有好,陈树抖抖棉被,一半垫在下面,一半盖在身上,紧挨着墙角,总算是安顿了下来。

  可刚躺下,他就发觉背上被石头搁着疼。他心里有些奇怪,刚才已经把地上清理了一遍,不可能有这么大块石头留着。

  他掀开棉絮地上果然没有发现什么,再仔细摸摸,发现石头在棉絮里。

  陈树轻轻撕开棉絮,看见里面的东西,目光一凝,他左右看看确定周边空无一人,才缓了一口气。

  藏在棉絮中的是一个鸽子蛋大小的玉石,通体羊脂白色,就算陈树对玉石一无所知,也能看出这枚玉石的不凡。

  玉石呈鹅卵状,浑然天成,没有经过任何加工,入手温润,攥在手心竟然有些微微发热。

  “前主人有些痴傻都知道把这玉石藏在棉絮中,那这玉石必然对他很重要,说不定关系到他的身世。”陈树心想。

  再说稚子无罪怀璧其罪,这东西绝对不能露白,不然凭陈树现在的身份和体力肯定保不住。这么想着,他从棉絮上抽出几根粗一些的棉线,细细地缠在玉石上,做了一个络子,将玉石兜住,挂在脖子上。

  做完这些,陈树才安心躺下睡去,不过三月的长江边,实在是湿冷,一晚上他就被冻醒好多次,长夜实在难熬。

  夜里十一点最后一班大轮靠岸之后,马路上又热闹了一波,不少旅客下了船,迅速地进到旅社入住,很快马路上又安静下来。

  不过谁都不会注意到黑暗角落中的陈树,他此时也对外界毫无感觉,竟然做了一个梦。

  没梦见金钱、美食,也没有美女,只有明亮的灯泡,炙热的暖气管,他分明梦见自己睡在高大明亮温暖的候船室里。

  那是他白天见到的那幢宏伟建筑,当时透过玻璃窗看见暖气管,他就想过要是晚上能在这里睡觉,那就太棒了。可惜,离着老远,门卫就开始轰他走了,连门口的边都没有碰到。

  还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没想到做个梦还能梦见候船室。陈树闭着眼睛,脑子里转过几个念头,翻个身熟睡过去。

  ······

  码头最早的一班轮船靠岸是早上六点半,做生意的一班也都早早开门,争取来个开门红。

  汤三娘家是开饭馆的,要起得更早一些,生煤炉、备菜、搞卫生,随时准备迎接早上下船的旅客。

  一早上就开始忙忙碌碌,汤三娘也没有察觉有什么不对,等一切就绪,她恍然发现本该在屋檐下躺着的叫花子不见了,连铺盖卷都不见了。

  “这花子去其他地方睡觉了?”汤三娘疑惑地嘀咕了一声,但随着顾客进门,她也顾不上疑惑了,马上忙碌了起来。

  ······

  另外一边陈树从睡梦中刚刚苏醒,闭着眼睛伸了个懒腰,昨晚后半夜实在是睡得太舒服了,他都有些舍不得爬起来。

  但耳边越来越嘈杂,显然是有旅客上下船了,陈树心里还念着昨天答应汤三娘的,不能再耽搁她做生意。

  于是他一个挺身,从棉絮中爬出来。但他立刻发现不对劲,他不在汤三娘家门口,而是在一处房屋内,周围竟然围满了拿着行李的旅客,熙熙攘攘,喧闹不止。

  再仔细一看,这里竟然是自己做梦梦见的候船室!他的铺盖卷就在候船室的暖气片旁边,怪不得后半夜睡得那么暖和!

  陈树再一次懵逼,穿越过来才二十多个小时,他已经懵逼了三四次,频率实在是太高。但这次比穿越都让他懵逼,昨晚上自己明明睡在汤三娘家门口,怎么一觉醒过来却出现在候船室了呢?

  甚至连棉絮都一同转移了过来,简直匪夷所思!

  陈树卷起铺盖,准备去汤三娘门口看看,顺便弄顿饭吃。

  “你个花子怎么跑进来了?!”门卫看见陈树像是见了鬼一样,追着后面问道:“你到底怎么进来的?啊?”

  “不是你放我进来的吗?”陈树反问道。这个门卫是个麻子脸,昨天就是他隔着老远就开始轰自己走的,一副小人嘴脸,陈树索性逗他一下。

  “我把你放进来的?你做梦差不多!”门卫叫嚷道,“你赶紧给我滚出去!赶紧滚!”

  “你让我滚就滚啊?”陈树破口大骂:“你算老几啊?”

  “我算老几?”门卫不甘示弱,跳起来骂道:“你个花子还敢这么嚣张?你要翻天啊?!赶紧给老子滚!”

  “嘿嘿,你让我滚,我非要来,我以后还要天天来!”陈树反而笑呵呵道,浑然一副泼皮模样。

  麻子脸的门卫还要追上来驱赶陈树,却被人劝住。

  “老王,你跟个小伢子置什么气?算了算了,就让他走吧。”原来是陈队长扛着锄头经过,看见刚才的场景,怕陈树吃亏。

  “不是我跟他置气,是这个花子太不像话了!”麻子脸门卫和陈队长是一个村的,平时关系也还不错,“偷偷跑进来不讲,还问我是老几!真是岂有此理!”

  “哈哈,我怎么听到你骂他滚蛋咧?”陈队长笑道,“算了算了,他还是个伢子,你莫跟他计较!天这么冷,让他跑进去睡一觉也是做好事咩!”

  “唉~照,陈队长你都给他说情,那我就算了!”麻子门卫不好驳陈队长面子,转脸对陈树嚷道:“你莫再来,再让我看到,那就对你不客气咯!”

  陈树理都没理他,径直走到陈队长面前,“谢谢你,陈小爷,昨天吃了你一个馒头一个肉包子,今天你又替我说话,以后有机会我一定报答你!”

  陈队长不以为意,摆摆手道:“都是小事,莫说报答不报答的,你也莫惹事咯!”

  “唉,您放心。”陈树应道。

  跟在陈队长身后的一个后生听了他们的对话,立刻就垮了脸,“爸爸,你昨天就是把肉包子给了这个花子啊?我们兄弟四个就分了一个肉包子,他一个人吃了一个?!”

  后生边说着,边怒视着陈树,仿佛是看着生死大敌。

  “老三,你哪里来那么多怪话!”陈队长教训道:“人家落了难,我们就应该搭把手。又没有让你饿肚子,你吵什么?”

  “不是······”陈老三被自己老爸训得说不出话来,撇过头,但仍然愤愤不平。

  陈树倒是认出来这个后生了,应该是自己三伯,比老爸大两岁,今年应该是十八岁,已经跟着爷爷下地干活了。

  不过现实中的自己还不存在,也不存在认亲不认亲的说法。陈树只是有些好笑,没想到自己记忆中一直都很严肃的三伯,年轻的时候也是孩子气十足。

  ······

  陈树坐在江边上,看着上水下水的船只有些出神,他想破脑袋也没想明白自己是怎么从饭馆门口变到候船室里的。

  刚才去汤三娘家吃饭的时候,汤三娘还问他早上去哪里了,这让陈树更加确定自己并非是弄混了,而是真的出现了特异现象。

  “难道穿越之后有后遗症?睡觉转移?”

  “要么是超能力?梦境实现大法?”

  陈树觉得脑子里有一万个小陈树在逼逼叨。

  “是不是玉石的原因?”

  突然一个声音蹦出来,让陈树怦然心动。

  “对,就是这个原因!”

  陈树攥住挂在脖子上发热的玉石,突然感觉一股能量涌入体内,一瞬间抵达五脏六腑、奇经八脉,引起他几乎每一个细胞的战栗,仿佛久经干旱的株苗遇到了甘霖,即将窒息的鱼儿又入了大海。

  如果有人看见这个场景,肯定会发现发生在陈树身上蒸腾的热气。

  其实只有短短的两三分钟,陈树以为已经过了整整一天,当他再次睁开眼时,他知道自己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身体里充沛的能量让他得到了重生,拥有了一切。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诺基亚小说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想做个富二代,我想做个富二代最新章节,我想做个富二代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