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句话在不同的场合作用不同,但都表达了同一个内涵:干就完事了,奥利给。

  比如那句很有名的:

  【你只管开车,办法由老爹来想】

  曹修言用在这里,也是给罗婕以鼓励。

  而且他很清楚人文学院的考试模式,只要范围给到位,出什么题都无所谓。

  虽然有平时分阻拦,但是平时分是有bug的。

  那就是老师根本记不住那么多的学生,除却一些刷脸刷得好的学生平时分可能会拉满,剩下的学生基本取平均值,也会根据期末考试成绩做参考。

  所以……

  罗婕虽然平时表现不突出,但是只要作业完成得还可以,期末考试准备充分,期末考进年级前40%还是不难的。

  其实曹修言很想吐槽,老子都能考这个成绩了,还转专业作甚?

  但是他知道这个条件已经很低了,像他一个高中同学呆的大学,想转专业成绩必须在年级前10%……

  多少有些操蛋。

  而罗婕听完他的话,身体内也涌起一股暖流。

  “你真的愿意帮我么?”罗婕语气中有些犹豫,同时也带着一些希冀。

  “当然,”曹修言语气很坚定,“现在我们要实施‘两步走’战略。核心宗旨是帮你在这次期末考试中取得一个好成绩,达到转专业的要求。第一步,平时成绩。你没有缺到或者迟到的情况吧?”

  罗婕在电话另一端眨巴眨巴眼睛,回想了一下自己这几个月的表现,最终确认道:“没有。每节课都到。”

  曹修言点点头,又补充道:“好,点到是占10分的,这波必须稳住。你们现在布置多少作业了?有做么?”

  “现当代文学、古代文学、古代汉语和现代汉语这四门课都布置作业了,不过……我还没写。”

  罗婕磕磕巴巴地向曹修言坦白,很不好意思。

  “你……一个字都没写?”曹修言语气中带着不可置信。

  “嗯……哎呀,你不要再重复一遍了嘛!”罗婕恼得小脸通红,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羞意。

  刚上学的时候,她还是有些干瘪,皮肤也不是很好。但是这几个月养下来,皮肤白了不少,也晶莹了些许。

  细腻红润有光泽?

  “我的天……你是真的要拖到deadline么?到时候七八份作业,要你几天内做完,铁定头秃。”

  曹修言对罗婕的行径有些无语。

  早就提醒过她不要拖到deadline,就是不听。

  “现在不也来得及么……”罗婕唯唯诺诺,声音中满是受气。

  “先从最简单的开始吧,你们古代汉语的作业是不是抄写说文五百四十部首?”曹修言问道。

  “嗯。”

  “先把这个做完,三天吧,没那么难的,抄写一下很快的。三天后我检查。”曹修言开始给罗婕留作业。

  听起来怪怪的……

  放课后……

  留作业……

  “嗯……等一下!”罗婕有话要说。

  “嗯?怎么了?”曹修言语气中带着威严。

  怎么突然有点入戏……

  “我没有《说文解字》……”罗婕听到曹修言这个语气,又弱了三分。

  “晚上给你送过去。”曹修言说话干净利落。

  “那晚上见……”

  “嗯。拜拜。”

  曹修言挂了电话。

  被罗婕这么一提醒,曹修言突然想到距离期末考试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

  这是他大学后参加的第一次重要考试,关系到他以后能否顺利拿奖学金,能否保研,能否成功实现重生目标。

  愁人……

  堂堂重生者,会为大学期末考试发愁。

  有时候曹修言都觉得自己给重生者丢脸了。

  赚钱的本事没有,15年到他重生这几年有什么发财的机会他也不知道,唯一知道的一个是2018年世界杯,反着买就完事了,别墅肯定靠着海。

  可这距离世界杯还特么好几年呢。

  倒是想走学术研究的路子,脑子里倒也有不少论文,也有不少新鲜观点,但是……

  没有那个找材料的本事啊。

  他又不是什么正八儿经的硕士博士,研都考不上的菜鸡罢了。

  有时候想想,自己除了长得帅点儿,会泡妞,不怎么缺钱之外,一无所有。

  还是得靠自己努力,才能达成自己的目标。

  起码自己这段时间倒是积累了不少东西,至少下学期可以着手试着往期刊发一发论文了……

  他记得他看过一部小说,主角有外挂,起手就是SCI,随便开发个APP玩玩钱就哗哗赚,后来黑科技越点越牛逼,随便去火星溜达。

  人比人,气死人。

  金手指什么的,就不要想了,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不行说一句阿姨我不想努力。

  曹修言倒也乐观,想了一会儿就下楼去拿外卖了。刚才外卖小哥发短信说打不通电话就放楼下了,让他去取。

  一边吃外卖,一边思考接下来的任务。

  四级考试。

  期末考试。

  最近虽然很忙,但是曹修言倒也没有在英语上松懈,这段时间又向罗婕请教了不少英语学习的技巧,有时候两个还会用英文交流,加上曹修言笨瓜式的训练,英语倒也提高了不少。

  不指望纯正伦敦腔,经济学人泰晤士报随手翻,联合国即兴发言应对如流,能特么让自己顺利完成目标,别给自己拖后腿就行。

  口语训练这一块,本来曹修言是想去北门的咖啡店钓大洋马的,但是曹修言怕管不住自己,真要骑上了,搅不搅水缸的放一边,多少有些不舒服。

  鬼知道这条路是因为什么才通天大道宽又阔的。

  跟罗婕在一起,起码省了这个功夫。

  真·学外语。

  至于期末考试,他就要准备另一条很苟的办法了。

  自己毕竟重生归来,考试的一些题目在复习到位的情况下是能够想起来的,加上老师划的范围,曹修言有信心在考试前,把试卷拷贝下来。

  爷就是旗木五五开。

  当然,只靠曹修言自己是肯定不行的,需要其他人帮忙。

  大学老师划范围,从来不会把所有的题目划出来,多少会留一些。同时每个老师划的范围也不一样,会侧重自己讲的内容划。

  所以,期末考试拼的是情报的搜集能力,把每个老师划的范围都搞到手,取交集,肯定考;剩下不同的,再根据各个老师的口风酌情准备。到最后,闭卷考基本完成了开卷考。

  而且,考前还要多和老师沟通问题,比如你发现这个题目可能会考,可以跟老师针对这一块的知识点进行讨论,探出口风,顺便摸清老师的判卷思路,再组织答案。

  曹修言有一次,就成功从老师嘴里套出了考试最后一道大题的题目。当时外国文学考试最后一道40分的文本赏析题,整个年级都以为考《浮士德》或者《神曲》,但是曹修言却从老师的口风中套出考托马斯哈代。

  然后曹修言转手就告诉了自己相好的妹纸。

  那一天,考场上一片哀嚎,曹修言却胜券在握,答题时文思如尿崩,洋洋洒洒写了1500字。

  而且考试结束后,妹纸也用枫林晚的一夜震颤报答了曹修言的救命之恩。

  双赢。

  所以今年,曹修言要提前行动起来,先把消息买通好,各个教学班级的同学都打点好关系,形成一个群体,然后共同作案,每个人负责整理不同的题目,最后汇总。

  同时,自己的论文,也要进入收尾阶段了。

  古代文学和古代史的论文已经写完了,古代汉语的还有一篇小论文,是老师最近布置的。针对古代汉语学习中的一个问题展开研究,可以没有结果但是必须有自己的想法。

  弱智一样的题目。不过还是要应付一下,写个三四千字的。

  回想自己上一世刚上大一的时候,一千字都憋不出来,四年后毕业论文开个头就两千多字了。

  曹修言毕竟也是被几万字论文洗礼过的男人,老师随手布置的糊弄大一新生的小玩意还入不了曹修言的眼。

  其实曹修言现在的处境多少有些尴尬,简单的他看不上,高深的他做不了。

  惆怅。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诺基亚小说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真的重生了,我真的重生了最新章节,我真的重生了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