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吠水声中,桃花带雨浓。

  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

  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

  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

  醒来,你已不在……

  ************

  月前……

  梨花谷,春意盎然,落英缤纷,流云飞瀑,佳人依旧沉睡。

  魔弦,日日在断崖上弹琴,守着他一生最在意的女人,梵月。

  等着她醒来,憧憬和她重逢的喜悦。

  他的女人,离别千年后,终于要回来了。

  带着千年前的记忆,带着对他的承诺,回到他身边。

  等她,已经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梵月得到孤月归还的记忆后,依旧沉睡。

  她已经睡了月余,还未有醒来的迹象。

  阿罗已经用灵力探查过她,她一切无碍。

  只要她无碍,什么时候醒来,魔弦并不着急。

  他已经等了千年,不在乎再多等她一段时间。

  尤其是现在,他更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他的妻子和他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能看到她,拥她入睡已经是他最幸福的事。

  孤月在确认梵月无碍后,离开梨花谷,返回了月宫。

  离开前,和魔弦约定,她会在月宫守着澈儿。

  等梵月醒来,就和魔弦一起到月宫去找她,接回澈儿的身体,拿回他的魂体。

  那个时候,他们一家三口,就能团圆了,永远在一起,不再分离了。

  想到这个,魔弦的眉眼都在含笑。

  幸福来得太快,让他觉得,这一千年的等待和折磨没有白挨。

  至少,他等到了梵月的回归,他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所以,在等待中,他每每抱着梵月,在她耳边低语。

  告诉她自己的喜悦和兴奋,那种激动让阿罗鄙视不已。

  等了千年的魔弦完全不一样了,他没了千年前的傲娇和冷酷。

  毫不害臊地在阿罗和小梦面前,对梵月说着肉麻的情话,没羞没臊地对梵月亲亲抱抱。

  弄得阿罗对他横眉竖眼,小梦看得懵懵懂懂,问了阿罗好多尴尬的问题。

  阿罗在气愤之余,对魔弦横加指责,说了很多义正言辞的话。

  诸如要正派,正气,不能教坏小孩子之流的话。

  魔弦这个时候就变了脸,不止对他的话置若罔闻。

  甚至还恬不知耻地和他要求,等梵月醒来,他们二人在独自相处时。

  要阿罗识相一点,带着小梦回避,不要破坏他和梵月的气氛。

  据这货甩锅,他倒是无所谓,主要梵月比较羞涩。

  他是为了梵月着想,这种无耻的借口,把阿罗气了个半死。

  他在魔弦身上呆了千年,对他的尿性相当了解,世人都以为他冷淡,臭屁。

  其实他骨子里不晓得多少闷骚,他那颗一见梵月就骚动的少年的心。

  住在他心里的阿罗还能不清楚,不明白吗?

  看他朝着无耻的道路上狂奔的节奏,阿罗不免有些后悔。

  其实,想想,两个单身汉在梨花谷呆着的感觉也不错。

  至少,他不用像在魔族一样,时不时总要屏蔽一下视听。

  毕竟,他也是堂堂修罗大帝,这种偷听壁角的事,适可而止就好。

  梵月这丫头,看这情形,没几天就要醒了。

  阿罗倒是不担心自己,千年了,他有一套对付特殊情况的方法。

  他真正担心的是小梦,小梦堕入冥界时,神识受了影响。

  神智未开,懵懵懂懂的,看来他得防患于未然。

  眼看从魔弦那头让他清心寡欲,是做不到了,他只能管好小梦。

  左右在梨花谷也闲得无聊,魔弦毫无乐趣,半步都不离开梵月。

  眼神也盯着梵月,好像一不留神,梵月就会消失一样。

  阿罗只好带了小梦在梨花谷游山玩水。

  临了,教了她不少清心诀,清心咒什么稳定神智。

  这几日,魔弦的眉眼越发舒展了。

  他探过梵月的脉搏,她的脉象已经相当平稳,她就要醒了。

  这一日,月缺,有风,丝丝月晕。

  夜凉如水,魔弦看着靠在自己怀中的梵月。

  轻轻为她披上了一件披风,整理了一下她如瀑的长发。

  月色下的梵月如此美艳,他的手指在她如瀑的黑发间缠绕。

  实在忍不住,在她的红唇上轻轻一啄。

  梵月的面容平静,唇角微微上翘,她是梦到什么幸福的事情了吗?

  她的笑意感染了魔弦,他抚着梵月的脸,脸上挂着俊逸的笑容……

  ************

  突然,月光消失了。

  天空中,那弯弦月变得暗淡无光。

  魔弦大惊,猛地抬头朝空中望去。

  啊!月宫有变,没有了光彩的弦月,突然被黑雾笼罩。

  魔弦惊讶万分,身边虚影一晃,阿罗满脸焦急。

  出现在他面前,抓住他的手。

  喊道:“魔弦,现在,和我一起赶往月宫。

  迟则有变!”

  魔弦大惊失色,他迟疑片刻,看了一眼在怀中的梵月。

  问阿罗:“阿罗!我们一定要走吗?

  月儿怎么办?你都知道什么?月宫发生什么事了?……”

  阿罗看看梵月,咬咬牙,吼道:“什么事?月宫突然暗淡,说明你儿子被带走了。”

  魔弦猛地起身,脸色铁青,猛地抓住阿罗。

  吼道:“你到底都知道些什么?告诉我!”

  阿罗拽下他的手,吼道:“孤月走时告诉我,她把月神之光放到你儿子的身体里。

  保住他的身体,但澈儿不能离开月宫。

  尽管她现在用自己的生命之光点燃月宫,让月亮继续照耀大地。

  可如果月神之光离开月宫,月宫就会崩裂,月神会灰飞烟灭。

  你想想,这个时候,谁才有这个能力带走你儿子,覆灭这个月宫。

  你现在必须去月宫,为梵月守护月神之光,保住梵月的母族,夺回自己的儿子……”

  魔弦看着怀中的梵月,咬咬牙,下了决心,说道:“好!我们现在就走。

  可是……月儿……月儿怎么办?

  她要和我们在一起吗?”

  阿罗思索片刻,决绝地摇摇头,说道:“不!魔弦,月儿不能和我们一起去。

  此去月宫,敌我未明,势必有一场硬仗。

  你不能留月儿在你身边,她是你最大的弱点。

  在梨花谷,对她来说是最安全的。

  让小梦在这里守着她,我会在这里布一道结界。

  天底下,能破开我结界的人,没有几个。

  再说,梵月现在的灵力深不可测。

  她马上就要醒来了,只要她醒来,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她的对手。

  我们要留一个后手,如果我们此行有难。

  梵月不能一起陷落进去,她会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题外话------

  奉上第七章,小美女们看吧!后面还有一章,让大家过过瘾,如果喜欢,记得加群,QQ群号:934716929,和敏懿互动,了解战神魔妃的第一手资讯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诺基亚小说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战神魔妃冥河决战,战神魔妃冥河决战最新章节,战神魔妃冥河决战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