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弦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他深深地看了一眼阿罗。

  说道:“阿罗,你有事瞒着我?

  我和你的战力加起来,在这神魔两界,没人能对抗我们。

  你在担心什么?”

  阿罗看着他,眼神深处有深深的担忧。

  他叹了口气,抬起头,指着天上那轮被黑雾萦绕的月亮。

  轻轻说道:“魔弦,你看到那团黑雾了吗?

  那里面,我感受到了冥界的印记。”

  “冥界!”魔弦开始惊呼,

  “冥界不是被战神剑封印了吗?蚩尤也被妖帝引爆妖丹同归于尽了……”

  阿罗摇摇头,说道:“希望如此,魔弦,我们谁都没有亲眼看到蚩尤死去。

  我也希望我的感觉错了,但是,我希望,我们还是有些准备的比较好。

  还有一点时间,你和月儿好好告别吧!

  这一仗,你不得不打,为澈儿,为月儿的母族,为天下苍生。”

  魔弦没有说话,他点点头,男人之间,不用说太多。

  他和阿罗相处千年,阿罗了解他。

  就算阿罗不说,这件事他也必须去做。

  旁边的小梦被阿罗的神色吓住了,开始抽抽噎噎,哭得梨花带雨。

  拉着阿罗,死不放手,哭道:“阿罗哥哥!

  你答应过小梦的……说这次回来,就不会离开小梦的。

  你怎么又这样?说话不算数,我不要你离开。

  我不要……呜呜!……你怎么可以这样?又骗小梦。

  小梦是不是做错什么了?你为什么不带小梦一起走,你带我走吧!

  小梦会听话,小梦会很乖的……”

  阿罗心中苦涩,他搂过小梦,帮她擦着眼角的泪水。

  顶住她光洁的额角,柔声哄她:“小梦!乖……不哭了好不好?

  小梦没有做错任何事,是阿罗哥哥的错,是我说话不算数。

  小梦,你听话,现在阿罗哥哥需要你,需要你保护梵月。

  你放心,阿罗哥哥不会有事的,我和魔弦处理好事情后马上回来。

  现在是澈儿有事,你这么在意月儿。

  就应该知道澈儿对她很重要,对魔弦也很重要。

  这次,我们一定要去。

  你听话,记得阿罗哥哥的话。

  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你要用你最大的努力来守护梵月。

  守着她醒来,如果我们回不来,就告诉她,发生的一切。

  阿罗哥哥答应你,无论多么艰难。

  我都会保住魔弦,等到你带着梵月来找我和魔弦的那一天。

  记住,如果我和魔弦三天都没有回来。

  那就代表我们出事了,你不要有任何迟疑,带着梵月离开梨花谷。

  去魔族寻求庇护,我和魔弦如果出事,就代表梨花谷不再安全。

  你都听清楚了吗?”

  小梦哭得更厉害了,可她还是点点头,语带哭腔,说道:“阿罗哥哥!

  我都听清楚了,如果你们不回来……三天后我就带着月姐姐离开……”

  魔弦闭了闭眼睛,叹了口气,阿罗的意思,他焉能不明白?

  如果连他和阿罗联手都失败,那阿罗在这梨花谷部下的结界。

  怎么可能拦得住敌人?尽管他不想,可他知道,阿罗的安排是最好的选择。

  魔族,会成为梵月最后的庇护所。

  至少,那里有魔族的百万大军,有一直爱着梵月的魔笛。

  最后,还有魔兽谷数以亿万的魔兽,这些,都是能为梵月争取时间的保障。

  梵月,在冥界,她已经得到了战神剑中九只金乌的力量。

  金乌已经臣服,认主,她掌握了这世间最邪恶,也最强大的力量。

  只要她能醒来,那将没有人是她的对手。

  而他,需要为她做最后一件事。

  保住月宫和澈儿,为她争取足够多的时间。

  让她醒来,那将是最重要的事。

  他看看阿罗,眼神中有深深的决绝,轻轻说道:“阿罗!给我和月儿一点时间。”

  阿罗点点头,说道:“好!我在梨花谷外等你。”

  说完,带着小梦离开了。

  魔弦重新坐下,把梵月抱在怀中,吻了吻她光洁的额角。

  用指腹抚摸着她美丽的容颜,轻轻说道:“月儿!我要离开了。

  为了澈儿,为了你……

  可我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感觉让我如此不安。

  是因为我们分离千年,是我太害怕失去你了吗?

  月儿,如果可以,我不想离开你一步。

  你知道吗?我有多想看到,你在我怀中醒来。

  我等了这么久,连做梦都是你在我怀中醒来的样子。

  月儿,原谅我吧!如果我错过你醒来,你一定要原谅我。

  还有,这一次,无论如何,你不能再忘记我了。

  我不想,不能再承受你忘记我的痛苦了。

  月儿,我要走了,我答应你。

  只要有一口气在,我一定会来找你。

  如果不来,就说明……”

  他咬咬牙,心中痛苦万分,继续说道:“就说明我不在了。

  那个时候,我希望你是安全的,哪怕……

  哪怕是和魔笛在一起……

  月儿,我终于明白赤煌了,离开冥河的时候。

  他把你交给了我,现在,我要离开了。

  我也可以把你交给魔笛,你明白吗?

  月儿,在我心中,没有人比你更重要。

  只要你安好,一切都是值得的……

  魔弦的声音有些沙哑,一滴清泪滑落到梵月如玉的脸上。

  他料到了,男儿有泪不轻弹。

  他让阿罗离开,是不想让他看到,自己面对梵月时的不舍和难过。

  可惜,梵月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明白。

  他笑了笑,轻轻从梵月的秀发中拉过一丝。

  编织进自己的头发中,轻轻说道:“月儿,记得千年前。

  你在嫁给我的前一天晚上。

  为我结发,现在我要离开,一样和你结发。

  魔弦对天发誓,生生世世,你永远是魔弦的妻子。

  就算灰飞烟灭,历经百世,魔弦此生绝不会再有别人。”

  月色越发暗淡了,魔弦轻轻放下梵月,再次将指尖划过她如玉的脸颊。

  转身,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梨花谷。

  梦中,梵月似乎并不开心。

  她梦到什么了?

  千年前,和魔弦的分别吗?

  每一次的分别,仿佛都是永远……

  风似乎更大了,梨花谷,万籁俱寂。

  小梦独留梨花谷,痴痴地看着夜空中那轮,不再皎洁,暗淡无光的月。

  抱着梵月,眼泪滴滴滑落在她的脸颊。

  她悠悠地和梵月说着话:“月姐姐!小梦求你了,你快点醒来吧!

  我真的很担心阿罗哥哥和魔弦哥哥,你知道吗?

  阿罗哥哥的感觉没错,我的本体是冥界修罗彼岸花。

  你知不知道?我看到月宫已经开满的彼岸之花。

  那里,已经满是被接引到冥界的怨魂……”

  ------题外话------

  这一章,丝丝入扣,敏懿忘不了妖帝赤煌,那个在冥河为留住蚩尤,牺牲自己,为梵月争取时间的赤煌,这一章,向赤煌致敬,希望爱战神的小姐妹们不要忘记了妖帝。

  历史在重演,离别时分,前途未卜,魔弦终究做出和赤煌的选择,只身赴险,把梵月留给最能保护她的人,梵月如果有一天醒来,得知真相,会如何?很抱歉,敏懿不想虐大家,可不习惯一开篇就烂尾,写尽团圆,却没有深度,好了,说了这么多,喜欢敏懿的亲们继续支持我吧!进群了解敏懿,QQ群:934716929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诺基亚小说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战神魔妃冥河决战,战神魔妃冥河决战最新章节,战神魔妃冥河决战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