冢三国 第002章二叔的进击方式

小说:冢三国 作者:零度流浪 更新时间:2020-05-19 17:00:17 源网站:新八一中文
  半旬之后,张辽手扶铁铧犁具,驱赶耕牛开荒犁地。

  “此物如何?”

  张汛目露得意,询问身旁的内门执事张刑。

  “真乃奇物也,饱读史书的士子大夫们大多对奇技淫巧之物多有鄙视,此物去繁就简,不仅大大节省人力,更是节省蓄力,以我张氏现有族人,开垦荒地多种万亩良田不成任何问题。”

  麻巾裹头,年方二十有二的张刑震惊之余,已然瞧出犁具的不凡。

  张汛放肆长笑,极其失态,张氏嫡亲一脉就他跟二弟两人,此犁具一出,定然能够聚拢族人之心,巩固嫡脉地位,能够打消旁支些许的非分之想。

  无论是地方豪族,还是世家望族,旁系取代嫡系者多矣。

  嫡脉一旦败落无力领导家族前行,兴起的旁支自然就会取而代之,这是保证家族兴盛前行的残酷规律。

  张氏自然也有此种危险,追根究底自是因为张汛和张辽兄弟两人上无父母坐镇,下无尺寸之功有功于家族,仅靠着嫡系血脉维持着家族之主的地位。

  张刑开怀大笑,对于张汛的失态甚是理解,作为内门执事,他深刻的明白这对孤兄寡弟肩膀之上的担子有多重,张辽虽少不更事,但张汛独自肩扛一族之兴衰,自然免不了忧患意识。

  张辽指点自家的工匠,耗时半旬,这才打造出了曲辕犁。

  领先这个时代数百年的犁具,定然能够大放异彩,吸睛夺目。

  张辽扔下犁具以袖口擦汗,拿起陶壶痛饮几口凉茶之后,这才看着比他年长八岁尚未行冠礼的张汛说道:“兄长,不妨一试?”

  “还请族长稍微压一压喜悦之情,就让我先试一下这农耕利器。”张刑迫不及待地说道。

  张汛笑着以手示意,张刑三两步奔到曲辕犁跟前,手持左右横亘而出的木柄,吆喝着耕牛翻耕着黄土地。

  “二弟,纵观族内诸子,兴家盛族,光耀门楣者非你莫属。”

  张汛对于家族的前景甚是看好,将所有的美好期盼放在了二弟身上。

  “兄长,你谬赞了。”

  “大丈夫立于世间行走,何必谦虚?汝天生就比我富有气力,膂力惊人且虎背熊腰,乃是学武奇才,就学以来,在经学一道上面的理解也比我高明很多,将来为官为将何足道哉!”

  在张汛眼中,自家二弟自然是文武全才。

  虽说三岁看老,可是,张辽瞅了瞅自己年方十二的身躯,实在不敢将兄长对他的形容联想到一块。

  要说比起一般的同龄人甚为健壮还说得过去,至于其他的形象权当是兄长在夸大其词。

  “兄长,你对我的期望太过苛刻了。”

  张辽不是谦虚,实在是即将奔溃的大汉天下太过混乱,对于未来他有所野心,否则对不起自己高贵的灵魂,可是,想要有所作为是何等的困难他同样一清二楚。

  一切,还得一步一个脚印,从眼前的小事逐渐积累资本,好为将来做一番准备。

  “未必,将来之事谁能说得清楚呢?”

  张汛满含严肃的道:“我作为家族之长,以后有所作为的可能性不大,一切都要服务于家族事务,你就不同了,不管有什么志向,大可以尝试一下。”

  “兄长之期盼,我必牢记。”

  “哈哈哈,如此甚好,甚好!”

  张汛换下张刑,亲尝犁具耕地之效果。

  自从张汛得知他的脑海当中多出来了一些东西之后,兄长自是相信,为了得到实物证明,兄长忙前忙后甚是急切。

  张辽对此欣然理解,也乐于将后世之物搬到当下。

  从今往后,诸多奇巧之物将会不断问世,自然无需藏拙。

  “二叔,你所督造之曲辕犁甚是不凡,宛如神迹,当为家族珍宝秘密私藏,不可轻易外传。”

  张刑的出发点站在一家的利益之上,没有造福旁人的半点心思。

  “以后莫要唤我二叔,听着别扭。”

  张辽嘴角哆嗦,对于张刑对他的称呼倍感牙疼。

  辈分大也有坏处,让一个挺拔汉子叫他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小少年为二叔,无论怎么听都让他觉得滑稽。

  “二叔以前不曾多说什么,今日这是怎么了?”

  张刑疑惑不解的道:“家族之内,这声二叔不得不叫,族规森严容不得任何人放肆,我要是嘴贱不遵族规,即便族长大度容我撒野,族内长辈还不得打烂我的屁股,莫非,二叔看我有过失,想要借用族规惩戒我以此来立威?”

  张辽凝望张刑,对于这位心直口快的汉子无可奈何。

  了解张刑的人认为这是耿直的性子使然,有一说一,要是不了解的人还敢这么说话,不落个顶撞的罪名才怪呢?

  张辽就为了一句简单的称呼,让这位雄壮汉子心有芥蒂。

  张刑梗着脖子等候着解释,他想当然的认为,张辽若要立威的话,也得说明自己的具体过失,否则的话,这心里可不畅快。

  “不让你叫我二叔,那是因为我不想让人把我叫老了,你可明白?”张辽耐着性子解释。

  “不明白,二叔辈分虽大,可要说老,也太徒增笑料了吧?再说了,哪有辈分能把人叫老一说?”张刑趾高气扬的开口,眼睛余光放在了没有他手腕子粗的张辽大腿上。

  “我没有立威的荒唐想法,更没有说你有过失,你总该相信吧?”

  张辽越发富有耐心,口唤张刑为贤侄的想法自是没有,不过,对于宗族统治乡里的雏形有了一个模糊了解,他不认为这是弊端,反而可耻的认为这对他大有裨益。

  起码用不着光屁股闯天下,年龄虽小,但手中亦有一定的权力。

  “二叔情真意切,我当然相信。”

  “是不是错怪我了?”

  “是。”

  “你说,该不该打!”

  “该打。”

  “去找一支让我打你的树枝来。”

  “自无不可。”

  张刑放顾四野,折下一支野柳粗枝,递给了张辽。

  张辽拿过野柳粗枝,却没了打下去的心思,好笑的道:“知道这树枝打在你自己身上,为何不挑一根细柳枝,偏偏为何选了一支最为粗壮的?”

  “既然挨打,自然要认真对待,焉能敷衍处之。”张刑粗声粗气的说道。

  “哎,还是算了吧。”

  张辽说话间扔掉了粗柳枝。

  张刑捡起柳枝重新递给了张辽,理所当然的道:“我也认为自己该打,大丈夫说一不二,岂能空说不做,毫无诚信可言。”

  张辽死盯着认真严肃的张刑,缘何,自己的体恤之意为何就变成没有诚信可言了呢?

  无奈之下,只能挥舞柳枝稍加惩戒张刑手掌。

  张刑总算是雨过天晴,吹吹手掌嘿嘿笑道:“二叔气力也忒小了,还不如三岁小童呢。”

  张辽气急败坏的道:“不识好歹的粗货,我体谅你,竟让你小觑与我,来,重新打过。”

  张刑双臂甩动拍着屁股蛋子,口唤族长奔向张汛,远远都能听到告状之语。

  “原以为是个粗汉子,没想到却有几分心思。”

  张辽啼笑皆非,张刑看似粗狂,可实际上哪里没有自己的小心思呢?

  通过两人的这番交锋,张辽哪里还敢小觑张刑。

  对张刑来说,未尝不是试探张辽的途径和方式。

  毕竟,张辽表现出来的奇异之处,不让族人惊疑才是咄咄怪事。

  张辽看着张刑疾奔远去,心中十分欢快,张刑自认为通过试探了解了张辽为人,可是,张辽无时无刻不在了解着别人,轻打张刑手掌,自然是为了拉近跟张刑的关系。

  此时此刻的张辽,就像是织了一张蛛网,他迫切的想要将更多的猎物笼络到蛛网之内,这一切,自然得从家族内部施行,然后才能向外拓展。

  这份心思深埋心底,不能也不会告诉他人。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诺基亚小说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冢三国,冢三国最新章节,冢三国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