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袍修士看着神色镇定的两位黑衣人夸奖道:“暗组就是暗组,说谎的功力都这么强,难怪敢在这里抢人。”

  两名黑衣人听到对方说出暗组的名字,心说不好,站在前面的黑衣人急忙道:“你先带着目标先走,我拦住他们。快!”

  后面的黑衣人没接话,直接转身向着另一个方向逃遁,两名红袍修士见此,冷哼一声,身体一动向着前面的黑衣人冲去,黑衣人冲出腰间短刀,警惕的看着二人。

  冲在前面的红袍修士伸出食指对着黑衣人连续弹动两下,两道白光从红袍修士指尖飞出向着黑衣人电射而去。

  黑衣人见此心里一惊,紧紧攥住钢刀看着迎面而来的白光,怒吼一声,一招横扫向着白光斩去,咚的一声闷响,第一道白光将钢刀击飞,第二道白光毫无阻隔的击中黑衣人咽喉。黑衣人双手捂着脖子,惊恐的看着两名红袍修士,缓缓倒地。

  两位身穿红袍的神秘人从行动到出手根本没有一丝停顿,抱着腾飞逃跑的黑衣人仅仅跑出去十米就被对方拦下来。

  黑衣人还想说什么,可对手不会在给他机会,另一位红袍修士,一抹腰间,一道红光飞出向着黑衣人射去,黑衣人见此冷笑一声,伸手从腰间取出一把黑漆漆的匕首就要拦住这道红光。

  没想到红光在飞到黑衣人面前时,光芒一闪,瞬间一道红芒变成三道红芒,黑衣人大意之下仅仅拦住一道,其余两道穿透黑衣人头颅飞向远方。

  两位红袍修士熟练的将两名黑衣人丢在一起,细致的打扫一遍战场,随后取出一个瓷瓶,打开瓶口,将里面的液体对着两具尸体各自倒了一滴。

  一阵白烟升起,两具尸体在短短几秒钟内消失不见,原地仅剩下两堆白色粉末,微风吹来,粉末被吹上天,跟随微风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

  忙完这些后,两名红袍人看了眼昏迷过去的腾飞,发现他没什么事后,互相对视一眼,身体一闪消失在原地。此处只剩平安孤零零的躺在那里。

  半个小时候,王朝露痛哼一声,清醒过来,伸手捂住后脑,勉强睁眼,等看到消失的腾飞,以及行色匆匆的行人时,心说不好,急忙起身拦住行人问道:“麻烦问一下,你有没有看到躺在这里的一个身穿碎花衣衫的男孩?”

  行人听后纷纷摇头,转身离去,王朝露看着空旷的街道,泪水再也忍不住流淌而下,过了几分钟,朝露擦了把脸上的泪水,转身向着家的方向跑去。

  她现在已经不知道怎么办了,只好回家找爹娘商议,这次出来不但将治病的钱丢了,还将腾飞给弄丢了,她虽然涉世不深,可也知道自己遭到袭击,弟弟被人绑架。

  一路小跑回家,看到在前面忙活的娘,王朝露心里的委屈瞬间爆发,搂着王婶大哭起来。

  王婶看着哭的死去活来的女儿,心说坏了,赶紧带她回到后院,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平安呢?”在作坊忙碌的王叔听到女儿的哭声,急忙走出来,正好听到王婶的问话声。

  朝露听到问话,赶紧抹了把脸,焦急道:“娘,不好了,我刚才带着弟弟去回春堂,没想到在路上被人将钱偷了,接着我跟弟弟被人袭击,昏了过去,等我醒来后弟弟不见了,我想他被人绑架了!”

  听后身体一晃,差点没站稳,王叔更是焦急的来到朝露身边,急声问道:“你看没看清袭击你们的人,身上有什么特征,长什么样?”

  王朝露痛苦的摇摇头,什么都不知道,别说对方长相,他连对方有几个人都不知道。

  王叔听后蹲在地上痛苦的抱着脑袋,悲伤道:“完了,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平安凶多吉少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王叔想不通,既然对方偷到钱了,为什么还绑人呢。

  王婶跟王叔的想法一样,都认为偷钱跟绑人的是一伙的,他们可能看朝露身上的钱多,以为他们两个是大户人家的人呢,所以才起了绑架之心。

  一时间二人都没心情做生意了,王叔走到前面将吃饭的客人都打发走后,回到后院看着神情悲伤的娘俩,劝道:“是福不是祸,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咱们尽人事听天命吧,我先去衙门报案,你们在家等消息。”

  王朝露听后急忙回道:“爹,我跟你一起去,如果衙门不受理,我还能作证。”王叔听后,冷哼一声道:“好好在家待着,你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王朝露看着父亲严肃的脸,吓的往娘怀里钻了钻不敢说话,王婶见此,低头拍了拍朝露的后背,低声劝道:“报案的事情有你爹去就行了,咱们在家等消息吧。”

  王叔说完,转身向着衙门走去,刚走到门口,便看到平安捂着后脑,脚步踉跄,摇摇晃晃的走回来。

  当平安看到王叔后,紧走两步来到王叔身边焦急问道:“王叔,姐姐回来了么?”

  王叔看着腾飞一脸焦急的神色,眼眶湿润,对腾飞点点头,伸手扶住他,二人一起来到后院。

  当腾飞看到姐姐后,微微松了口气,朝露看到平安,急忙跑过来关心道:“没事吧,伤没伤到哪?”

  平安虚弱的摇了摇头,回道:“姐,你吓死我了,等我醒过来,马上回去找你,发现你不见了,还以为你被人掳走了呢。”

  王朝露听后摇摇头,解释道:“我醒来后还在原地,却发现你不见了,我以为你被他们掳走了,这才跑回家找爹娘帮忙。”

  王叔不等平安回话,看着他询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朝露一问三不知,你看没看到什么?”

  平安低头回忆一下,不确定道:“我跟姐姐被一个小偷撞了一下,将钱丢了,之后有人从背后袭击了我们,我只见到对方身穿黑衣,面带黑色面巾。我想他们应该跟小偷是一伙的。”

  王叔王婶认同的点点头,可他们就算知道两拨人是一伙的又能有什么用,永安每天都发生这样的事,衙门根本管不过来,谁家遇到了只能自认倒霉,除非他们是那种有势力的人家,衙门会给你尽心抓捕,像他们普通人家就算报案了也没什么用。

  平安叹了口气,心说时也命也,自己的命运如此,可能老天爷不让他解除封印吧。

  朝露看着平安脸上消极的表情,心里微微一疼,看着爹娘乞求道:“这次钱丢了是我的责任,爹,娘,你们别怪平安,咱家还有钱么,先给弟弟治病吧。”

  王叔王婶听后叹息一声,他们家还真没这么多钱,王婶那乐善好施的性格,让他们家攒的那点钱都花的差不多了。

  平安看着王叔王婶的表情就知道家里拿不出钱了,急忙接口道:”姐,不用了,王叔,王婶赚钱也不容易,能拿出这三个金币已经很难了,放心,我这有手有脚的,怎么也能赚的出来。”

  王叔听后,拍了拍平安肩膀,安慰道:“放心吧,你王叔王婶一定能帮你将治病的钱攒出来,不过得等一段时间,别着急。”

  随后王叔让他跟朝露先回去休息,他们去前面重新开门营业,平安点点头扶着姐姐回房,姐姐一个劲的劝说自己,说帮着他攒钱,这几个月都不吃点心了。平安感动不已,告诉姐姐他也能赚钱,让她别担心。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诺基亚小说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最后一代邪帝,最后一代邪帝最新章节,最后一代邪帝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