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代邪帝 第十九章 被辱

小说:最后一代邪帝 作者:指间香烟 更新时间:2020-01-11 17:38:40 源网站:新八一中文
  第二天一早,平安在院中找到一把斧子,偷偷带了出去,从早点铺出来后,拐个弯直接向镇外走去。

  小镇外不远处有一个小山,山上很多树木,平安看中的就是这里,幸亏当初李神风捅自己这刀捅的比较浅,加上自己身体还算结实,三天时间伤口已经结痂了,只要不剧烈运动应该没问题。

  对于砍柴来说,只要有时间,谁都能做,不过由于利润比较小,所以都是一些种地的村民,在早上不忙的时候砍点柴,进城送到一些买卖家里,赚点外快。

  像平安这种专业樵夫,整个永安镇恐怕也就他一个。加上砍树难度不高,平安一天时间就砍出别人好几天的量。

  不过到怎么运送时,将平安难住了,如果雇车,这笔费用很高,根本不划算,如果靠自己去背,根本不现实,那得背到半夜去,谁还要了。

  无奈之下平安只能去找老油子李神风,等平安到了李神风家,正好看到这小子在给自己上药,平安自己开门走进去,看着李神风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知道他又挨揍了。

  李神风看平安来了,放下手里的药瓶,跟平安大吐苦水,说西区不好混了,他昨天去西区转悠,刚得手两次,就被人抓到,不但将身上的钱收走了,还被打了一顿。弄的人才两空。

  平安就知道李神风这小子靠不住,不过看他那惨样,平安心里不忍,安慰道:就你那三脚猫的技术,不被发现的几率太小了,我今天砍了很多柴,你有没有门路,弄辆车,将柴运到镇里卖了,能换点钱,你拿一些买点吃的,剩下的我攒起来。

  李神风一脸怪异的看着平安,平安被他看毛了,不耐烦道:你到底去不去,给句痛快话。

  李神风听后,一脸戏谑:“去啊,能赚钱,为什么不去,走吧,我有门路,能弄辆车,还能将柴都卖出去,不过卖价要比市价低,不然不好卖。”

  平安点点头,转身就走,李神风本来还想在上点药,见平安风风火火的状态,暗骂一声,急忙跟了出去,等李神风跟着平安来到山上,看到他的成果后,苦笑道:你小子不会在这砍了一天吧,这么多。

  平安理所当然的点点头,:”不待一天,上哪砍那么多柴去啊。你说有门路的,你看着办吧。”

  李神风看着平安一脸小白样,心说,再多的柴,只要价格便宜,老子也能给你卖出去,不过我是怕你小子扛不住那么多人打啊。想到这里李神风嘿嘿低笑起来。

  平安看着在那傻笑的李神风,挖苦道:“饿出幻觉了?还不赶紧联系,不然等会饿死了可没人管你啊。”

  李神风听后也不恼,嘿嘿低笑一声,:”咱俩先把柴送下山,你在这等我,我去城里找朋友,他认识那些大酒楼的人,只要价格便宜,这些他们都能给你收了。”

  平安这才想起来问价格的问题,他只知道这东西能赚到钱,不过能赚多少,他不知道。

  李神风无语的看着平安,心说你小子就知道这东西能赚钱,还不用本钱,就跑来了,他第一次见这样的人,心说人家都是先有销路,后有货,你倒好先有货,再找销路。哪有这么做买卖的。

  不过考虑到平安马上就会收到第一个教训后,李神风的气消了,微笑解释道:“基本上一旦柴,五十个铜币,你这里砍的量,怎么也有十旦,算下来能有五个银币。刨去打折的费用,还能剩四个银币,在加上我要吃饭,怎么也得一个银币,你忙活一天,能赚三个银币。”

  平安听后,微微点头,内心欢喜不已,他没想到砍柴能赚这么多,这样算下来,只要连续砍两个多月,就能去解除封印了。

  平安暗自欢喜,却没看到身边李神风一脸坏坏的笑容。

  二人用了半个小时,才将这些柴运到山下,随后李神风让他等在这里,他则去了永安镇。

  过了半个多小时,李神风带着一辆平板马车,出现在这里,赶马车的车夫下车后,看了眼平安身边的柴,大声道:”就这些是吧。”

  李神风急忙赔笑:“尹哥,您老人家说的没错,这些就是小的跟您老说的柴,您老看合不合适。”

  尹哥看了一眼,不耐烦道:”什么合不合适的,都是烧火用的,赶紧装车吧。”

  李神风听后连忙点头,对平安使个眼色,平安点点头,跟李神风一起将柴放到平板车上。

  装完后,尹哥看了平安跟李神风一眼,阴阳怪气问道:“李神风,你小子准备要多少啊?”

  李神风赶紧赔笑:”尹哥说这话不就见外了么,这些柴怎么也得五个银币,可尹哥这次出了大力,怎么也得给尹哥一个银币意思意思,剩下的我弟兄二人分,您看如何?”

  尹哥听后还算满意,微微点头,取出四枚银币丢给李神风,又看了平安一眼后,驱车离开。

  李神风看着手中的银币,花痴似的,亲了几口,给平安恶心坏了,伸手从他手里抢过四枚银币,丢给他一枚,让他好好吃饭,自己将剩下的三枚银币收起来,跟李神风说,明天要不跟他一起砍柴得了。

  李神风听后连连摆手,说明天他还是去西区那里碰运气,要是遇到两个冤大头,直接就能凑够解除封印的钱。

  平安也不勉强他,跟他聊了几句,就回家了,李神风看着平安远去的背影,自语道:”第一课马上就要开始了,让你提前知道这个社会的规则也挺好。省的天天自以为是。”说完李神风阴险的笑了一声,转身离去。

  第二天一早,附近的樵夫背着柴出现在永安镇中几家酒楼门前,却被告知今天他们的柴够了,不收柴了,让他们明天再来。

  一起来的五位樵夫遇到相同的情况,便知道有人抢行了,五位樵夫背着柴走出城外,看到同样背着柴等在那里的大山哥,急忙走过去问道:“山哥,李老爷府上的柴也不要了?”

  大山哥神色阴沉的点点头,骂道:”我问尹大管事了,他说是两个少年昨天在永安镇卖柴,价格比咱们便宜,所以他们家连同附近几家酒楼,都买了他们的柴。”

  五位樵夫听后,齐声冷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他们不知道永安镇的柴是咱们负责卖的么,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两个小屁孩就敢出来抢行。山哥,你说怎么办吧,我们听你的。”

  山哥可能早就考虑好了,等在这里,就是要他们的这句话,所以五人说完,山哥连思考都没思考直接回道:”现在天色还早,先回去种地,等快中午了,咱们在这里集合,那两个小子一下弄这么多柴,一定是在离镇子较近的山上砍的,并且还得砍很长时间。”

  到时候咱们来这里好好搜索一下,一定能将他们找到,一旦找到对方,不用我说怎么做吧。山哥阴险的笑了笑,其余五人嗜血的舔舔嘴唇,心照不宣的笑了起来.....

  尝到甜头的平安,回去激动的一宿都没睡着觉,王叔王婶忙完了还问平安学到了什么,平安将之前在独孤家学到的东西,随便找了一篇文章,应付王叔,王婶。

  二人听平安流利的背诵,以及准确的分析,激动不已,一个劲夸他聪明,让站在一旁的姐姐王朝露吃味不已,非说弟弟不陪她玩,天天竟干那些不务正业的事情,将王叔王婶逗的不行。

  晚上一家四口吃完晚饭,都回去休息去了,王叔家休息的时间比别人早,没办法,他们起的也要比别人早很多。

  平安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面都是白白的银币,心想再过两个月,我就能攒够钱,解除封印了。

  胡思乱想半天,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第二天一早,平安火力全开,起来后随便吃了点东西,就说出去“读书”去了,王叔王婶看着平安努力的模样,欣慰的点点头。

  谁知平安出去后,拐一个弯,将藏在这里的斧子取出,快快乐乐的出城,奔着昨天去的那座山跑去。

  昨天平安还想着要先从山顶处的树开始砍,一直砍到山下,现在一看,傻的可以,这么弄不但运送木头麻烦,还白白浪费了很多时间跟体力。

  这次学聪明的平安,决定从山下开始砍,这样分完木头后,直接就能放在山下,省去了搬运时间,省下的这些时间,他还能多砍一些木头。

  让他没想到的是,好梦没做多久,刚砍了两颗树,平安就被人拦住,看对方穿着,一身粗布衣衫,右边袖口挽起,右臂比左臂粗,就知道他们跟当初自己在城门口遇到的樵夫一样,也是砍柴的。

  对面这位就是早上来永安镇卖柴的六位樵夫中的一位,他没想到,山哥竟然这么神,他刚找第二座山,就看到了这小子,看他手中的斧头,以及身边堆的整齐的木柴,就知道是他无疑了。

  确定是这小子后,樵夫伸手入怀,取出一个哨子状的东西,用力一吹,一股尖锐的声音从哨子中传出,在附近寻找的山哥等人听后,脸上一喜,心说这么快就找到了,太好了。

  平安也不傻,分析出此人是樵夫后,平安直接放弃这些木材,调转方向,向着永安镇跑去。

  他知道这些樵夫都是附近的村民,他们对镇上那些衙门中人很惧怕,只要他跑回镇子,这些人绝对不敢造次。

  平安想法是好的,可现实却是残酷的,他无法使用力之气,那些村民都是炼骨境巅峰修士,只因为他们觉醒失败了,所以才做回了老本行。不过对付使用不了力之气的平安,太简单了。

  吹哨子的这位樵夫看这小子想跑,哈哈一笑,右脚抬起向着地面狠狠一跺,咚的一声闷响,地面留下一个清晰的鞋印,樵夫化为一道黑影,出现在平安身后,飞起一脚直接将躲闪不及的平安踹倒在地。

  随后樵夫那双布满泥土的鞋,踩在平安的后背上,不屑的吐了口痰,:就你这点实力,还敢抢行,我看你是活腻味了,等会看哥几个给你一个难忘的教训。说完樵夫还狠狠的踩了平安几脚。

  平安咬着牙,忍着后背传来的疼痛感,一句话不说,他知道自己落在对方手中,说什么都是多余,只希望对方能给自己留下一条命。

  不多时,山哥带着其余四人出现在平安面前,当山哥看到平安的长相时,楞了好一会,良久,山哥冷笑一声:“真是冤家路窄,你是前几天在城门那的小乞丐吧,怎么现在不做乞丐,开始砍柴了?想法是好的,可你小子难道不知道,送柴是我们负责的么?”

  平安一看对方,心说完了,这次不被狠揍一顿是过不去了,领头的这位山哥,就是当初自己在城门处起口角的那个樵夫。

  此人最后被路过的三位军爷用鞭子抽了一顿狠的,当时此人就说怪自己,现在又遇到了,自己还抢了对方的活,新仇旧恨加起来,平安已经能预料到结果了。

  果不其然,山哥见平安摇头,狞笑的看着平安:“既然你不知道,那今天哥几个就让你知道知道,以后这永安镇的柴归谁送。”

  山哥说完对着几人点点头,几位樵夫看着躺在地上的平安,冷笑一声,瞬间冲过去一阵拳打脚踢。

  平安早已猜到结局,一早便护主要害,咬着牙一声不吭,五人打了十多分钟,山哥见这小子已经吐了两次血了,怕出人命。

  挥手示意几人停手,毕竟他们不是杀人犯,只想教训一下对方,再者山哥看这小子被打这么久,一句求饶的话都没说,算是条汉子,准备放过他。

  随着五人停手,山哥看着躺在地方的平安,:“以后永安镇的柴,你不能送,你要是敢送,哥几个还会过来招呼你,记住了。”说完不在管平安,看着身边的几位同伴,说了声走吧,转身就要离开。

  可五人中最年轻的樵夫小六子,看着山哥问道:”咱们这就走了?这么放过这小子太便宜他了吧?”

  山哥转头看着小六子:“那你想怎么样?”

  小六子嘿嘿一笑,调皮道:”我想给他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让他一辈子都不敢砍柴。”

  说完看几位同伴不解的看着他,小六子戏谑一笑,转身走到平安身边,将裤子解开,掏出那活,对着平安的脸,尿了起来。

  山哥见此神色一冷,大骂道:“小六子,你TM干什么,杀人不过头点地,做人留一线,你这是在玩火。”

  小六子被山哥的喊声吓了一跳,急忙提上裤子,来到几位同伴身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这不是让他长记性么。”

  包括山哥在内,所有人看着小六子都极为反感,他们是农民,不是暴民,教训人可以,侮辱人的事情,他们自问还做不出来。

  可既然小六子已经做了,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回头看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平安,几人叹息一声,转身离去。

  平安躺在地上,双手握拳,心里上的疼痛远远大于身体上的疼痛,就算当初在土匪山寨中他都没受过这样的侮辱,可这次却被对方将他心里的自尊彻底击碎。

  甚至手指甲因为攥拳太用力,划破手掌,都不知道,平安就这样躺在地上一个多小时,才缓缓起身,找到丢弃的斧子,默默的向山下走去。

  刚走到山下,正好看到前来寻找他的李神风,李神风看到平安一瘸一拐的样子,以及脸上的淤青,就知道他被那伙樵夫教训了。

  平安看李神风见到自己一点惊讶的表情没有,微微一愣,低着头一瘸一拐的向着永安镇方向走去,路过李神风身边时,平安寒声道:“你知道这伙人会来找我报复吧。”李神风听后身体一颤,微微点头。

  ”你还挺诚实,你不告诉我,无非是想让我知道,每个游戏都有自己的规矩,一旦破坏了规矩,就会遭到惩罚,可你小看我平安了,我平安就是要做那个破坏规则的人!”

  “在我这里,只要挡我路的,我会无所不用其极的踢开它,其中也包括你,别以为你很聪明。”平安说完,迈步向前,跟低头无语的李神风擦身而过。

  李神风从平安走到自己身边,他就闻到了平安身上带着一股尿味,李神风不是傻子,微微一想便知道发生了什么,原本他以为对方顶多教训平安一顿就差不多了,没想到对方竟然会这么做。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诺基亚小说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最后一代邪帝,最后一代邪帝最新章节,最后一代邪帝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